火车(内重口味,阅读需谨慎)

论坛:江湖兵器作者:道士柳二发表时间:2010-06-04 11:06
我住在北京郊区,放学回家的时候要路过一个叫杜家坎的地方。杜家坎有个火车道口,每天进城出城的车辆都在道口里外排队,等着道杆起落放行。
有时候火车过的密,大车小车抢行,腻在一起,也放不过几辆车,道杆就又落下,所有的车啊人啊驴啊马啊的就得无奈的排队等待,攒的多了很是壮观。尤其逢到每年冬储大白菜的季节,南口又有个外地菜车进京后存储的菜站,陪着这个火车道口一起添乱,堵的那叫一个好看啊。
我没有里程概念,但是记得有次骑车去同学家玩,从道口开始看堵车的长队,骑了一个多小时到云岗(不是山西的那个,是出了个明星高圆圆的航天部三院所在地),一路上所见的堵车长龙一直就没挪过窝。
那会儿常坐的公共汽车是310路,是从卢沟桥以西到丰台的,因为这个道口堵着,往往发出去的车就一去不回,车站上等车的人多了,不免群情激昂。好不容易来辆区间车,有个领导型的大叔看来不常走这线,上车就向司机抱怨:“你们太不像话了,我都等了半个多小时了。”
司机一股指点江山的派头:“半个小时也不叫等啊。”领导小脸挂霜。
再继续,果然堵在道口,领导又报怨:“这都一个多小时了,还没挪出一站地。”
司机继续指点:“一个多小时也不叫等啊。”
“啊!你说,”领导震怒了,“我从丰台到卢沟桥这么点距离难道两个小时都到不了吗?”
“两个多小时也不叫等啊。”车上的乘客都鄙视他了,城里人太没见识了。
 
我有个非常神秘的钥匙链,栓了个小金属牌,上面隐约透着是个五分钱的样子。这个不是假币,没人拿五分钱做假币练手,忒不值当了。问是怎么压出来的,没几个人能猜出来。其实就是那个等火车的日子,我们很重要的玩艺。
溜到铁轨旁边,排了几枚硬币,然后等火车咣当咣当压过去!一次冲压成型哦,这个是同学中很古怪的流行。经常会有扳道工拎着榔头在后面追骂;或者钱币码的不正,火车过完后又不知道弹到哪里去了;零用钱也不多,5分是能舍得拿出的最大额了......以上种种原因,成品很少,偶尔得一个,赶快去借了钻头打孔,然后做成钥匙链或者栓在脖子上假装是美军大兵的士兵牌。
现在火车几次提速,甚至动车。估计就是舍得拿出一元硬币去压,也是没什么可能了。
 
上班后有次去内蒙的呼市谈个项目,约的是第二天上午十点到。所以就坐了头天晚上的火车,打算睡一觉正好7、8点能赶到。结果幸福的睡到中午自然醒,车窗外白茫茫一片,竟然是下了暴雪,火车也堵在路上。应该是才到大同附近,原来不止停了一整夜,我睡的太沉,没任何发觉。再看外面并行的道路,有好多拉煤的大货车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排着,不知长龙多远。才知道小时候杜家坎的菜车队那是小巫见大巫了。
坐下来无聊,撺掇同铺的陌生人打牌砍山。结识了两个内蒙的火车司机,正巧儿了一趟车回家。跟我讲了好多关于他们开火车的乐事,时间长了,我只记得他们跟我说经常遇见疯子追车,看见出站的车赶不上了,一着急竟然纵身去拦,然后撞个稀烂。只好停下来,换车头。司机回厂拿了水枪去清洗,人绞在车轮里竟然是粉红色的。吼吼吼吼,以后去菜市场买肉馅,知道哪些是掺了色素的假货了吧。
 
中午饭时间到了,先聊到这里吧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mark
  • 小莉 
  • 2010-06-04 18:25
  • 6
  • 407
  • 0/0
  •   好看
  • 问个事儿 
  • 2010-06-04 12:53
  • 39
  • 395
  • 0/0
  •   好看
  • 摸擦黑 
  • 2010-06-04 12:34
  • 16
  • 390
  • 0/0
  •   行家
  • 道士柳二 
  • 2010-06-04 11:36
  • 54
  • 548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