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

论坛:江湖兵器作者:早已女唐僧发表时间:2010-06-05 06:52
是不是每个人都要讲一下?
那好吧,我也来一段。
小时候,最高兴的事里其中有一件是和火车搭界的,那就是春天的时候,缠着俺爹拿两根篾片一张桃花纸外加两张人民日报糊一个大蝌蚪风筝一家三口拿到铁道边上去放,至于为啥是铁道边而不是河边啥的俺也记不清了,似乎仿佛可能是因为那里电线竿子相当稀少,俺家的风筝能挥得很高很高,高得只能看见一个黑糊糊的小点儿,俺爹从来不肯把线给俺,丫个高183,以至于俺只能不停地跳脚骂娘,最终经俺娘协调的结果是,可以给风筝发个电报,揍是在风筝线上接上一张纸,然后丫就能很神奇地一直往上窜啊窜的,一直窜到啥也看不见。通常这个娱乐活动能持续晚饭后的一个多小时直至天黑,那段时间火车经过得不多,偶尔来一辆都是大老远地就鸣笛,然后忽赤忽赤半天才会过来,能让俺们灰常从容地收线,列队,目送。
忘了说一句,在铁道上游玩最深刻的记忆是那里长年累月地飘扬着一股尿臊味,经久不衰,以至于每次我坐火车的时候都会脚底发飘,看着走道上来来去去走过的每一个人的脸,都象是带着一种刚刚尿完的满足神情,而通常这种稳秘的意淫能让我一直满足地坐到杭州城站,不能不说这真是旅途消磨时间最良的一秘方。
后来上学了,每年回家是最大的折磨丫,26个小时,记得好象是,硬座,在车上能干的事除了吃方便面就是打瞌睡,当然还能打牌,问题是我不大会,满脸白纸条的卖相太难看,我一般就不参与了,捧本小说,兴灾乐祸看别人出糗更合乎我的性格。通常一张脸有大半张被纸条覆盖的时候我们就到家了,所以至今我仍然很抱憾,没有见过整张脸被白纸淹没的华丽景象。
最令人发指的经历是有一年,俺和俺上铺的姐姐两个人发神经,坐一趟超级慢车去承德玩,那趟车堪称一个恶梦,北方的冬天,火车上的煤烧得温度足有38度,热空气把所有气味沸腾起来了,以至于我敏锐的小鼻子闻到了大蒜味,大烟味,洋葱味,一冬天没洗澡的膻臭味,臭脚丫子味(注意,特别注意,这个味道非常独特,品种丰富,有球鞋捂的,有胶鞋捂的,有皮鞋捂的,上铺姐姐说是皮的,俺说是革的,争了半天无果,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那叫一个乱炖),俺们在各种臭味的海洋里畅游了6个小时,还是没座的那种,因为所有座位,包括走道,行李架,标悍的是连座位底下都横七竖八地挤满了人,唯一还能插上一足的是厕所门口,可是那儿流淌着黄色的不知名的液体,俺稍微迟疑了一哈,那个唯一的空位就被占了,一个蓬着头的大妞一屁股坐在那滩黄水上了,喵了个咪的,害俺一口小米粥从胃底向咽喉翻腾了一下,最终被俺英勇地咽回去鸟。
哎呀,俺要起床鸟,回头再更。
标签: 火车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火车
  • 早已女唐僧 
  • 2010-06-05 06:52
  • 2084
  • 936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