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

论坛:江湖兵器作者:shaiese发表时间:2010-06-05 20:16
我是喜欢火车的,如果它足够干净的话。曾经发誓一定要坐一次上海到九龙的火车,就是票太难买了。只能坐到广州。上车后才发现。其实是同一趟火车。只是一车两制,社会主义那部分被留在了广州东站。
一位常住北京的香港同胞跟我说,每年他带全家回香港过年,必定早早订好火车票。一家四口包个软卧包厢,安安静静地度过30几小时,窗外是变幻的风景,手里是慵懒的书卷。。。。。。
 
坐火车最早的记忆是68年和外婆到北京,早上必须从卧铺上爬下来向伟大领袖和付统帅致敬,晚上就趴在床上看窗外的鬼火。那时候一过长江,绵延的坟茔上闪烁的磷光似乎是夜晚唯一的点缀。
 
工作以后坐火车的机会就更多了,那时代飞机不是什么人都能坐的,也没什么高速公路。要外出办事火车似乎是唯一的选择。而且还都是硬座。因为卧铺没补贴。而且80%都买不到座位。我坐过或者躺过火车上除了厕所以外所有的位置,甚至睡过一次行李架。那时候所有的火车都和今天的民工专列一样挤一样脏,那时候其实也不觉得难过,只是很佩服那些乘务员:怎么才能在脚都要挤得掂起来的车厢推着卖货小车来去自由的?。。。。。。
 
相对于日常生活,我对火车上遇见的人物没有很深的记忆。比较有印象的二次都是和我作为上海人的身份有关的。一次是坐火车去哈尔滨,同车箱一粗旷男老是大声呵斥他化妆超浓的东北老婆,有几次看起来都象要动手的样子。后来他居然和我说起了上海话。原来是位在东北发了财的上海知青。他老婆也偷偷跟我说:都说你们上海人对老婆特温柔,我这位怎么这么凶。不过他对我还是挺好的,我要什么他给买什么,我生病他就把饭店里厨子叫到家里做饭。。。。。。就是整天赌钱。
还有一次北京回上海和自称是清华大学法学教授上海大学客座教授的北京男士同一包间,丫对上海上海人上海男人的思考比我深刻一百万倍,一路上我倾听教诲诺诺称是。回家后上网查了查,倒是确有此人,不过是上海大学法学教授清华大学客座教授。嘿嘿嘿嘿,也许我听错了。
 
坐火车时打手机是很多人的最爱,我也不例外。但我痛恨那些打起手机来恨不得整个车厢人都跟着一起听的大嗓门。也怕自己打起来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分贝。实在寂寞得非打不可的话,我就挑那些久不联络的女士们的电话打,耍一把不咸不淡小情小调,自然是轻声细语作耳语状也。
 
自从有了汽车后,坐火车的机会就少了很多,近的自己开车,远的就坐飞机。当然,如果到北京的话,我还是尽量坐火车去。现在转到北京南站后还没去过,不知道还能不能像原来那样:一早出了北京站,立马直奔对马路嘉里中心永和豆浆喝豆浆,或者多走几步到中粮广场星巴克喝咖啡。。。。。。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火车
  • shaiese 
  • 2010-06-05 20:16
  • 2118
  • 1345
  • 0/0
  •   不是
  • shaiese 
  • 2010-06-05 20:38
  • 0
  • 562
  • 0/0
  •   好看
  • 摸擦黑 
  • 2010-06-05 20:37
  • 0
  • 562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