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

论坛:江湖兵器作者:曾经客发表时间:2010-06-05 22:57
火车在我心中有大地位。妈妈小时候问我,你长大了要干什么呀?我说,开大嘟嘟车,掏茅粪!请别凭这个就认为我出身多么不堪,俺家就一直住在北京二环边上,知识分子家庭。那时这就是我的见识和理想,我也就见过这个。
        第一次见到真正的火车,是去火车站接我爷爷,一直接到车厢里面,软卧,我觉得那个车厢铺位那个豪华呀,连卧铺的床单子都是镂空绣花的,那么软。可听我奶奶说这个老东西最不是玩意儿了,陈世美一个,肠子都是坏了的。这正好和当时的走资派伟大概念对上了号,于是我就想明白了,这个老头大约就不是什么好人,至少是个走资派。爷爷一直抱我从车站到家,我几次试图挣脱却徒劳,我爸爸见到他有一丝亲热,叫爸,让我叫爷爷,我不叫。我们在火车前一起合了影。这照片一直挂在我家里和爷爷去世之前的他那个家里。无论怎么算爸爸都是长子,我是长孙。
        上大学的时候和同学们和同学们出去短途旅行的时候,做两三个小时的绿皮火车,这不是我非常愉快的记忆,我只记得有几个不好看的女同学和媚俗的打麻将和打牌的男生们。我穿着我爸上大学时发的军大衣,特意撕出了棉絮,我永远坐在一个角落里,无论我离他们有多近。我永远用白眼看他们他们也用白眼看我,这白眼到后来变成了微笑和拥抱,在同学聚会的时候,但是彼此心里都明白看对方的心里都还是白眼。
        第一次真正做火车去旅行是在大学毕业的时候。那是我和班里的两个男同学约好一起去北戴河,我妈给我了150元钱,经过一周的斗争,我在到达北京站的最后一刻放了我两个同学的鸽子,我心里清楚我们都在北京火车站的某个地方,我买了去青岛的车票,35元钱,站票。坐了将近24小时的火车才最终到达青岛,一路上我坐在一个民工的编制袋子上面,我一路看老子的道德经:道可道,非常道。。。我还写点小诗,但是,一路困扰我的就是带着jj上路,没有用过的jj,那时候我觉得身体上的器官,除了jj和脑子别的都不存在。现在过去了和当时年龄一样多的时光,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身体各个器官的存在,大多数时候记不清jj在哪里。一路没有吃饭,因为我除了知道最后的目的地在北京以外,不知道我的下一站在哪里。当时我觉得只有我和老子在‘道’的里面,别人都在外面,看别人也是扬起自己的下巴在看,因为感觉有‘道’在身体里面。现在谁和我谈‘道’我和谁急,‘道’我靠,不明!后来在火车上的记忆模糊了,不知道谁的屁股挨着我的脸,我的脸挨着谁的屁股,反正想喘一口气也难,好在那时候年轻,就那么过来了。我呆的地方距离卫生间只有一板之隔,要想进去好比登天,要使尽全身力气,移形换位。终于到了卫生间,我和一个岁数稍大的女生一起挤进去,我往外躲,却怎么也关不上门。于是女生说,关上门,转过身。我照办,流水声里面,我感觉她尿了有半个世纪。然后,轮到我,她在前面转过身,我却有一个世纪怎么也尿不出来,憋红了脸,终于放弃,jj把拉锁都顶坏了,‘道’这个时候不好使。那时候有劲,好在水喝的不多,但是到青岛时也憋坏了,跳到站台铁轨上,撒野!
        这辈子最好吃的两样东西一是青岛的‘哈饼’,二是大连的火烧,前一种是韭菜馅饼,那一个香啊。做轮船去的大连,又乘火车赶回的北京,还是那种绿皮的火车。回到北京站兜里还剩两毛钱,一毛钱做公交车,一毛钱打电话给老妈烧洗澡水、报平安。
        不怎么喜欢坐飞机,喜欢坐火车,有一年出差从兰州会北京,做35个小时以上,慵懒,闲适,把思绪都留在了火车开过的高原上。巴适!
        给我的感知绿皮火车代表思想,火车厕所代表性感,多年过去了终不能改。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火车
  • 曾经客 
  • 2010-06-05 22:57
  • 2933
  • 1091
  • 0/0
  •  
  • 会长胖 
  • 2010-06-05 23:20
  • 38
  • 454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