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

论坛:江湖兵器作者:东方不亮发表时间:2010-06-06 02:26
    今天看到道士柳二在剑邀请和菜头去兵器拉火车,才知道首页上火车帖的出处,找到了轨道,也来挂上一节吧。这么多年几乎写不出字来了,除了QQ群聊天。哪怕是微博,也像是经营古诗一样,盯了半晌,愣是不知道写什么好。我知道这是一种心理障碍,可它就障碍了。
    现在关于回忆的索引很少,火车是个关键词。因为当时正处于青春分裂时期,其意义相当于第一次失贞,比第二三次自然要深刻很多。
    98年,我第一次乘坐火车,由村里的兄长带着到北京打工。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兼着有一段青黄不接的感情,以及怕孤独的性格,两千多公里是一种与往事决裂的悲壮,缺乏年轻人应有的兴奋。
    那时候大概铁路已经提速了的,广州到北京25小时。把我情绪慢慢抚平的是车窗外广阔的视野,但是新奇景物产生的作用是触动思乡的羞耻情怀,那种感觉非常的散文。但是这种观赏慢慢地枯燥,唯一给我留下印象的只有两处。一是火车通过时长江时,南北土地那种绿色和褐黄那种如水彩般的过渡;二是凌晨到河北时,铁轨旁枯枝的树根下,匀匀地圈了一层白粉。当时我以一个农民的眼光判定为化肥,后面才知道,昨夜吹了一场小雪。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雪。
    后面,在京广线上往返了几次,情绪不变,对这种长途的旅行依然厌倦焦虑。唯一可以切割时间的娱乐是喝酒。虽然买的是卧铺票,但是我长时间地占据着窗前的座位,每过一个大站,就下去买两瓶当地产的啤酒,一般都很难喝,但至少可以浇浇心中块垒。
    那时候手机开始向第二阶层兴起,但还是轮不到我头上,我只拥有一个民航台的BB机。在火车上,有一次我无聊到快发疯的时候,甚至想到如果火车上有共用电话就好了,我宁愿花一分钟十块钱的价格给朋友亲人打个电话聊天。这样的念头都敢冒起,但就是不敢冒起拥有手机的念想。那时候手机太贵了。我有一次回去,一个白领收入的朋友借了一部给我使用几天,把我快感动哭了。他的手机是异地厦门的联通。因为电信入户贵,而厦门的联通入户便宜,他托了亲友入了户,不惜昂贵的漫游费。
    长途火车上如何娱乐依然是一个问题,每一次上车我都带了不少书籍和报纸,但很少能看得进去的。有一次我跟人借了一个游戏机,一路上玩俄罗斯方块居然消磨了几个小时。那时候最大的渴望居然是,如果有一部诺基亚手机就好了,可以玩一把贪食蛇。现在很少坐火车了,有时侯在长途汽车上,放弃用笔记本看电影,连手机QQ都懒得用的时候,我都要把自己揪出来批斗一翻了。靠,这都有点吹捧新生活的意思了,都快给自己列出8荣8辱。
 
    现在很少坐火车了,前年去了一趟河南,在车上,临窗喝酒的习惯还是没改,午夜时手机调出音乐,当然不是《两只蝴蝶》,是很深刻深沉怀旧怀春的“生于七十年代”,是从网络上弄来的一个电台节目录音,结果没有一个MM被吸引。强撑着在卧铺上听了一半,结果也睡着了。
    最近一次坐火车是两周前,跟一个外地来的朋友一起去深圳,坐那时速两百公里的和谐号。前个晚上喝了夜酒,上车后一摇就睡着了,还没咪够就到了站,春梦了无痕。
 
 
 
 
标签: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火车
  • 东方不亮 
  • 2010-06-06 02:26
  • 2444
  • 928
  • 0/0
  •   好看
  • 恒大 
  • 2010-06-06 16:55
  • 14
  • 446
  • 0/0
  •   好看
  • 问个事儿 
  • 2010-06-06 15:50
  • 18
  • 335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