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檐2

论坛:江湖谈琴作者:游泳的蝴蝶发表时间:2012-01-03 22:41

回家时,经常睡到半夜,会被骂声吵醒。只听得空荡的街上一遍遍地响着,日你妈的,我日你妈的哟!醒来后感觉冷,闭着眼睛也睡不着,只有把头伸进被窝里,才稍觉暖和,才渐渐听不到那骂声。

你发觉自己开始不适应这里的天气,本来穿一身短打来,第二天这里便下起了雨,腿露在外面有点冷,赶紧换上长裤,也把秋衣拿出来穿。奇怪的是在这里出生长大,居然到现在还不了解这里的气候,就像个外地人一样。你觉得这里对你来说太冷了点,你变了,本来你是一点也不怕冷的。

 

你去上大学的时候她很少给你打电话,他时不时会经常给你打电话,她怕浪费电话费,说又没什么事老是打电话干嘛,天气突然变冷的时候他们轮流在电话里叫你注意多穿衣服,别弄感冒。回到家时,你们也没什么话可说,她打她的毛线,你就坐在一旁,百无聊奈。晚上你不喜欢出去,一帮人出去就是吃东西,喝奶茶,聊些琐碎的事,你越来越融入不到那种谈话中;出去就是逛那条街,在夜市摊子上买一些便宜又没用的东西来,耳环啦,钱包啦,围巾啦,贴画啦。又说在家真无聊,电视都没有。他不时从铺子里上来听收音机,写彩票,和你说话。她讨厌他,还觉得你有点像他。有时候你们坐着,他说,某某某,傻逼,哼,以为老子会理他吗。你说,就是,看那副憨样。她就会给你们白眼,说,就你们聪明!

她嫁给他,确是她的不幸。她生下你才满月的时候,就和他吵架出走,他到处去找都不见,还以为她跳水库去了。后来他回到铺子里,看见她正哭兮兮地抱着你说,妈妈喂你最后一口奶,呜呜呜。这是他说给你听的,学着她抱着你哭的样。你两岁多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见过他们吵架,那是下午吃完饭的时候,铺子已经关上,门开着,他们在里面互相指着对方的鼻子骂着什么,你站在那铺子的门槛外面,用手把着门槛,看了一会没有人发现你,你就在门槛边走动过来,又走动过去,试图引起他们的注意,可是他们似乎并不怕你走丢了,他们没有在乎你!只专心吵架。天已经黑了一半,一个人站在门槛外好无聊,门槛里面的灯光却黄得明亮,你有点害怕。

他抱着你,你身体靠在他上衣胸口有两个长方形荷包的中山装上。他带你去一片停车场,那里单调而空旷,在那片空旷的最里面,停着几辆绿皮卡车。他抱着你站在空地边上,说,看,车车。你不喜欢那些车,你手指着对面,你看见那块空地围墙的后面有一间木房子,房顶上还有一间小房子,上面有鸽子停在那里。他说,哦,对,车车,卡车。你摇摇头,他自顾自地说,哦,有几辆车车?你不满意地摇头又扭着身子,你觉得他和你那么亲近,应该感觉得到你指的是什么。你哼哼地用手指着对面的鸽子,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看到。他说,哦,是5辆,5辆车子。你嘟着嘴,只能哼哼,身子用力往前,再往前,试图手指更加接近那些目标,好直接让他能看到你指的是什么。到最后你都累了,你都记不清楚后来他到底是意识没意识到你指的是那些鸽子。

她带着你和你弟三个人睡在大床上,床靠墙摆放,她睡在床外侧,弟弟睡在她旁边,你则睡在另外一头,睡在她脚边。你记得有好多天,睡觉的时候你都躺在床上拼命的哭喊,你说,我要和你睡一头,我要和你睡一头,她说弟弟小,你就不干,你使劲扳着身子,喊叫,她哄你说,我在你旁边的,挨着你的,便把脚靠拢你,你就越哭喊得厉害,扳得厉害。小时别人越是哄骗你,你就越是哭得凶。你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停歇下来睡着。有一次你们在楼上,他在逗弟弟玩,弟弟说要喝水,他就叫你去抬杯水上来,你就下楼梯去,结果下到一半踩滑了,一跤摔下去头砸在板凳角上,结果在医院住了个月,得了脑震荡,头上有个小三角形的伤口。

她照顾不过来你们两个,就拿你去上幼儿园,你弟没有上,幼儿园就在离你家五十米不到的一个坡上。老师在教室里发小芝麻饼干,不知道你是没胃口还是舍不得吃,想着带回家给弟弟吃,就把手帕拿出来铺在桌子上,把饼干都放在上面包起来,等着一放学你就笃笃跑回家,跑到铺子里,妈妈和弟弟在那里,你就把饼干拿出来给你弟吃,他小时候特别喜欢吃甜的,也比你吃得多,弟弟高兴地吃起来,她说,你看,姐姐给你带饼干来了哟。后来老师发现你不吃带回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就在教室里说,不许带饼干回家,必须要在教室里吃完。你是怕老师的,可是你还是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把手帕拿出来包起饼干。你知道弟弟喜欢吃,他会高兴。你还朦胧的记得她不知是向谁宣传,说老师都不准带饼干回家,你都悄悄地带回来给你弟。

那时有个老祖婆住在你家,不是你奶奶或是外婆,反正你只知道是老祖婆。你看见放学后小朋友们都有家长去接,你没有,虽然你跑下那个坡两分钟不到就能到家,但你还是吵着非要人去接你。他们都说没有时间,老祖婆就去接你,放学后你就看见她拄着个拐杖,在幼儿园门口站着等你。你就不跑了,你就跟在她旁边走着。老祖婆的手背上有青筋突起,她指着自己手背对你们说那是蚯蚓钻进去变成的。你摸摸她那干干皱皱的手背皮肤,血管像树根从地面突出来似的,有时候你相信是蚯蚓,有时候你又知道是她在骗你。有一次你坐在床边,看见她换衣服,就看见她胸前像两个小布袋,长长地垂下来,皮肤也像她手背的颜色。她有一个衣柜,里面有红色的珠子串成的项链,有一个小葫芦,也是和红色珠子一样的质地。她还有一只口红,可以旋转的那种,外壳是粉红色的,里面的红要深一点。你把它转出来,不香,却带有一股樟脑球般的味道。你妈都没有那种东西,你只是看,玩玩,却不敢擦在嘴上。你倒是想有一天能拥有那些珠子和项链。

你拿着坨萨琪玛在路边吃,有一个路过的婆婆看见了,问你,吃的什么呀,你含糊地说是萨琪玛,她道,哦,吃马马,什么马?会跑吗?会跑吗?你摇头说不是,是萨琪玛。她偏要冲着你说呀说,你叫了起来说是萨琪玛!她模仿你一字一顿地说,什么?哦,哦,萨,琪,玛,萨,琪,玛。你讨厌她,认为她有毛病。你读了半年的幼儿园,在幼儿园的时候,有一次放了学,你在滑滑梯上捡到八角钱,你在想要不要去交给老师,八角钱对你来说很多,幼儿园的时候正流行唱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那首歌。不巧你捡钱的时候正被小胖看见,他让你交给他,他妈妈是幼儿园的老师,他说要交给他妈,不然他就去告你。他家就住在你们院坝里,和你家隔两道墙壁。你就拿了六角钱给他,他拿到后就揣在了自己荷包里准备回家。你问他要,他说,公鸡叫,母鸡叫,自己捡的自己要。他比你高又比你胖,你和弟都打不过他。后来回到家,你说你要去告他,他骗了你捡的钱。你说给她听,她说,那么你的那两角钱呢,怎么不去交给老师?你说,他还得了六角呢,她说,别人你不要管,你不交就是不对的。然后你既心虚,又气恨,觉得她怎么都不帮你。小胖的妈戴个眼镜,她从来也没和你说过什么话。她知道后也没有什么反应,一张木然的脸。你就恨小胖,但是因为他妈是老师,又有点怕他。

她是师专毕业的,安顺师专的第一届学生,毕业时当过代课老师,所以对老师这个行当比较迷信。因为当时工资太低,吃饭都不够,就从学校出来,才认识你爸,和他开起了烟酒茶叶铺。后来她时常说,要是那个时候坚持一下,现在退休了每月可以坐拿起码两千多的退休工资,哪会像现在这样潦倒?

标签: 屋檐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屋檐2
  • 游泳的蝴蝶 
  • 2012-01-03 22:41
  • 5690
  • 1081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