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一

论坛:江湖谈琴作者:大国师王威发表时间:2012-06-13 21:38
 我为什么和谷旭认识

 

 

公元2010315日,我和前女友李明明分手了。

李明明是个好姑娘,我也是好男子。我一直是这样认为,我甚至觉得,这世界上,很多人分手了离婚了,也永远轮不到我们。

她曾经一次又一次向我求婚,而我一次又一次向她保证,我是爱她的。

然而我们到处没有结婚,说起来原因很简单,要结婚,我需要回福建老家去开个证明,而我一直没回家。

分手的时候,真的心好痛好痛,

因为我爱她,而她说,对我说,不爱了,没感觉了。

这算理由么,两年在一起的时光,就这样分了。

好不甘心,这不甘心,不仅仅是因为不被爱了,而是因为我觉得,我只是觉得,付出了很多,这么深的爱一个人,却不能让对方看见,感应到,这是我的失败,大失败。

为了抚平这个痛,我决定认识新的女孩子。

 

关于这个新的女孩子,该是什么样子的,我一直没想好,但是,我总觉得我需要一个开朗活泼的女朋友。

然后我遇到了谷旭,她在一个叫做阳光的商场买金子,她说,我这里有金子,

我觉得这句话的意思,好像是让我去抢劫,我觉得这个女孩子很有意思。

于是我认识了她。

她说,王威,你很不健康。

我认为她的这个说法不对,人的一生中,身体有两种极端的状态,一种是健康,一种是不健康,我觉得这两种状态都不适合我。

我说,我是亚健康。

然后,我会和她讨论一些问题,以证明我确实是亚健康,比如我一天都在家坐十几个小时,因为在写一本叫做《族天下》的书。

比如我很喜欢做家务,这样能让自己稍微运动一下,比如我还喜欢自己买菜做菜。

于是谷旭问我,我做的饭菜好不好吃。

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这种问题从来没有正确的答案,也不可能有正确的答案,因为这个问题是有两个很要命的前提,一,我和别人的口味不一样,二,别人和我的口味不一样。

无论哪个前提,都导致答案不可能有。

 

但是,我还是觉得请谷旭吃顿饭,以证明我想追她。只是我觉得她的名字实在是太男性化,因此我就告诉谷旭,这样吧,我叫你小旭好不好。

谷旭说不好。

那,叫旭旭。

不好。

那叫小谷。

不好。

……

那叫小九吧。

最终谷旭烦了,说,那就小九吧。

你看,大家看到了吧,女人总是这么的烦,实在是太烦了。

 

我练过几个月的字,毛笔字,据说这个时代,练书法的人已经很少了,练毛笔字的人就更好,而练了三个月就觉得自己没有天赋,决定不练的人就更少了,我的意思是我想告诉大家,我就是那个人。

就是这样的字,用来骗骗小女生也是不错的。

小九很开心,经常很开心,我很羡慕她。

我会写书,写没人看的小说,写一手好字,小九很羡慕我。

 

于是我们决定约会了。

 

那时候我们在苏宁电器的门口见了面,第一次见面,她的眼影很浓,我的头发是很平头,我的牙齿很黄,抽烟抽的,我的牙齿还不整齐,以前读书时候和人打架的结果。

结果小九说,你这样不行,人太没精神,和你一起走,我像是湘西赶尸的。

 

那天见面的时候,正巧小雨,更糟糕的是,接下来就是大雨。

于是两个人极度无聊在苏宁电器门口没话找话。

我觉得小九很可爱,因为她会认真的告诉我,下雨的时候,大雨,伞子一点用处也没有,因为雨是斜的。

我觉得她的说话很科学,我喜欢上她了。

喜欢上一个女人,你会先想拉她的手,然后亲她的嘴,然后和她上床。

然而由于那天的大雨,两个人兴致打扫,等雨停了,我就送小九去坐公车,毕竟一个女人说要回家,你不能强留。毕竟刚刚下过大雨,你不能说,你不送。

 

小九住在沙河,而我住在昌平,这是北京的两个地点,这两个地方有点距离,所以需要一种叫做公车的动物。让它可以把小九送到我身边,也可以把小九无情的送走。

小九就这样走了,在她上车之前,我们互相挥手致意。

于是我开始和她在电话聊天。

她说,王威,我信命,我觉得我们这样的开始不好,我觉得我们不合适。我觉得这是老天不让我们在一起。

我说,好事多磨,这是上天在考验。

当然,说服一个女人总是艰难,因此我决定和她玩谜语游戏,我在手机发了好些谜语给她,她都猜出来了,她给发的谜语游戏,我有些猜出来,有些猜不出来。

比如有一条谜语是麻屋子,红帐子,里面住个白胖子——打一物。

我猜是乳罩。

她说我很色。然后告诉我其实是花生。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纠缠了老半天,于是越说越色。

于是我说,你都老大不小,日子不能白活,时光不能虚度,还是一起上床吧。

小九,好吧,那我先去睡了。

我说,我也去睡了。

于是那天的晚上,我们一起睡了。只不过她睡在沙河,我睡在昌平。

小九是真真正正的北京人,真真正正的本地人。

而我是真真正正的福建人,真真正正的外地人。

 

隔了好几天,这几天,我们一直打电话,她会说起她的家人,我会说起我遥遥无期的书稿。

每天晚上,她下班了,我们会在qq上聊一会。

小九说,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对你没有感觉,你别闹了,不行,就是不行,对我来说,你更像是一个智者,我对你更多的是尊敬,缺乏喜欢。你太没有活力了。

小九说,你看你,看看你,见面的时候,胡子也不刮,还有指甲留的那么长,一点也不可爱,你让我怎么可能喜欢你嘛。

我说,下次见面,我会拉你手,会给你做饭,会给你做菜,好不好。

 

又隔了好几天,终于,小九和我又见面了,我们一起去菜市场买了菜,我告诉她,我做的菜不怎么好吃,你别期望太高。

小九说,我很挑食的。我母亲做菜很好吃,我做菜也很好吃。

我说,那你来做菜,我打下手。

不行。

女人说不行的时候,那往往就是真的不行了。

正如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其实内心在呼唤,我还想要。

作为男人,这两个词一定好分清。

 

终于在餐桌上坐下来了,我很高兴,终于把饭做好了,真是做的满头大汗啊。

我在做饭的时候,小九在我的电脑前玩游戏,聊qq,然后会偶尔出来,吃一口我做好的菜,然后说好难吃。

我做菜的时候,偶尔也会跑到房间,搂住小九,抱住小九,亲她的脸,亲她的嘴,亲她的头发,但是我没有摸她的胸。

因为一个男人摸了女人的胸,责任就重大了,就要和她一起上床,在床上还要让她开心。我暂时还没有做好这个准备,我觉得我和小九之间,不应该这么匆忙。

我觉得她虽然暂时不是我的,但终究会是我的。就像我做的饭菜也许不好吃,但是小九作为客人,多少会吃上一点。当然,这个比喻确实不伦不类的。

只是请原谅我,我确实找不到更好的比喻了。

 

吃饭的时候,她抱怨太难吃了,这道菜抱怨,那道菜抱怨。我招架的很吃力。

我就有点后悔的想,刚才应该和小九上床,上了床,女人就不会那么多话,就会连眼睛也闭上了。

然后手机响了,小九的手机响了。

小九说,是他的弟弟回来,她的堂弟,最喜欢的堂弟,她得回去了。

那就先吃完这顿饭吧。

 

我送小九出门,送小九上了公车,在小九上车前,我朝她挥了挥手。

等我回到家,我收到小九的短信。

第一条是这么说的——

我不确定,我指的是缘分,因为我觉得大部分不好的因素来自于冥冥之中,我相信这个超过我自己的感觉。

我觉得我们确实缺少缘分,我觉得如果我今天呆的时间长,,你肯定要那样了,但是这让堂弟的手机打破了。

再想想上次,第一次见面就是大雨,我觉得我和老天斗,没胜算。

第二条是这么说的——

你觉得我是就此消失好.还是先存在你的好友里? 因为觉得你的感受比较重要。

我回了个短信,第一条说——

我的希望只有一个,你知道的啊,就是做我的女朋友喽。

第二条说——

我的感受,最重要的当然是和你交往了,至于不交往了,其他的,就无所谓了。

我发出短信之后,打开阳台上窗户,窗户很大,窗外的风很大,日头很大,所以很舒服。我深情的想,我是个善良的人,很多年之后,我会忘记很多事情,很多人。

但是,我不会忘记,一个叫做小九的姑娘,她虽然没有和我上过床,却吃过我做的饭菜,很难吃的饭菜。

我还会记得,那一天,我很开心。

我还有点遗憾,要是那一天,我摸了小九的胸,这个爱情故事,也许会很不一样。

谁知道呢?

 

 

 

           (完)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旧文一
  • 大国师王威 
  • 2012-06-13 21:38
  • 6300
  • 1304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