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

论坛:江湖兵器作者:浪迹天涯发表时间:2010-06-03 22:38
看了楼下的帖子,好看,发现好像都是没咋做过火车的写的,我加一个火车油子的经历吧。
 
去年我和父母在国内旅行的时候,都是做卧铺,由于父母年龄大了,还是觉得很辛苦。有一次快到站了时候,父亲拍拍我的肩膀,感觉略有一些歉意的说:“孩子,当年没钱给你买卧铺,你很辛苦。”  我笑着说:“那时候年轻,还真的不觉得辛苦。” 我说的是真话。除了不辛苦,硬座比卧铺好玩多了。卧铺人少,比较隔绝,而且年龄结构偏大,不像硬卧,敞开了,哪里都是人,年轻人。
 
北方人豪爽彪悍却也不是假的。一上火车,先从网兜里掏出两 瓶高粱白“咣”的放在小桌上,然后掏出一包花生米或是一段火腿肠。脱了鞋,把腿盘上,先和左右前后的人聊几句,如果投机,然后就开瓶开喝,我的就是你的。 而且还兴划拳,用西北方言划出的拳特好听,两个帽儿的,“哥俩好,哥俩亲”。火车一停,就买只烧鸡或者一袋包子什么的,助酒。等要下火车了,几个哥们都混 的很铁了。不过,火车有火车的规矩,下车以后,大道朝天,各走一方,不讲究留呼机手机通信地址。就这一趟车上,我们是朋友,下了车咱们还是陌生人。这是规矩。
 
当然,我说的这是2-30年前的事儿了,现在已经大不一样了,至少火车站的烧鸡不敢买了。
 
我 家在西北戈壁,杨树林,沙枣,沙漠,黄河,还有火车都是我美好的记忆。离我家最近的小城通火车,每天一趟来往北京的火车在这里停靠,停靠2分钟。这几乎是 我们到外面去的唯一途径。小时候,父母常出差,我们都知道,如果他们是晚8点在北京上的车,那么第二天早八点就到了包头,然后第二天晚八点他们就回来了。 2007我回去的时候,蒸汽机车换内燃机车了,火车也提速了,第二天中午就可以到家了。
 
我父亲说我辛苦了,是指我上大学那几年。从我家到上海做火车要50个小时,一年四次,关键还没有直达,要在北京签转,关关键我家那个小城还不是首发站,买不到坐票,上车后能不能找到座儿,全凭运气。最背的那年,我愣是到了北京没找到座儿,在北京签字从来都没座儿,又一直站到南京,一共是45个小时。当然,说是站,也不全对,晚上就在地上踡着睡,可恶的是,老有人走来走去,被不小心踩到。还好,那时是19岁的我,还抗的住。
 
在火车上争吵打架也是司空见惯的事儿,尤其是在北方。大四那年放假回家,我走的是南线(北线走北京,南线走西安)。在西安去兰州的列车上,没想到碰到了我高中同学和他们一起从昆明工学院放假回家的老乡,大概有30多人。就在还有2-3个小时要到兰州的时候,有3-4个小偷进来偷东西,被昆工的同学发现,然后开始殴打学生。他们显然错判了局势,整个车厢刷刷地站起来30多人,个个拎着酒瓶。说到这里,我不得不佩服昆工同学们的战斗素养(据说我们老乡在昆工能征善战是出名的,不知有人能证实一下不),最后打得这个小偷跳了火车。乘务员走过来偷偷地说:“啊呀,你们快想办法吧,他们在兰州很有势力,你们到了兰州要吃亏的。”
 
坐火车一个是聊天,另一个就是吃。我是相当不喜欢现在的直达列车,剥夺了多少乐趣。我们那时候,在银川买银川高粱酒,在呼和浩特要买几条大青山的内蒙名烟(有人抽过么?),在德州来几只扒鸡,南京的盐水鸭,无锡的小排骨,苏州的五香豆付干。这一路,有吃、有喝、有抽,那是相当的快活。到了乌拉山前旗,总有一个大叔上来吆喝伊利雪糕,这个一定要买,算是甜点。
 
现在,火车提速了,还没咋样呢就到站了,我也老了,坐不动硬座了,出门就坐卧铺了,这些乐趣恐怕要永远留在记忆里了。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火车
  • 浪迹天涯 
  • 2010-06-03 22:38
  • 2868
  • 1324
  • 0/0
  •   好帖
  • 会长胖 
  • 2010-06-06 01:03
  • 0
  • 480
  • 0/0
  •   生动
  • alemon 
  • 2010-06-04 12:20
  • 0
  • 408
  • 0/0
  •   好看
  • 问个事儿 
  • 2010-06-04 08:40
  • 0
  • 433
  • 0/0
  •   谢谢
  • 浪迹天涯 
  • 2010-06-04 08:41
  • 137
  • 539
  • 0/0
  •   呵呵
  • short1 
  • 2010-06-04 01:22
  • 372
  • 578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