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

论坛:江湖兵器作者:木槿树发表时间:2010-06-05 11:51
那么多者名id开头,俺们也续一节火车。
 
喜欢坐火车,就是喜欢坐火车的那种感觉,像文艺女青年一样。
 
关于火车,形象乏善可陈,关于火车的故事,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常常觉得火车就像个奇妙的时光隧道,载着形象色色的麻瓜们,在一节节飞逝的车厢里,清醒那么一小会,知道自己是谁,要往哪里去。
 
每次在火车上,都会收获一箩筐故事。他们大同小异,都填满了爱和欲望,他们又如此不同,因为情节实在是古怪离奇,再丰富的想象在现实生活面前,都黯然失色。那些故事,绝无雷同。即使是安徽半夜上车的小偷们;去新疆拾棉花的劳工;或者川陕的打工者;他们的故事,可以写成一部部精彩的小说。
 
所以每次想起火车,更多的,是关于火车的故事。
 
最早关于火车的记忆是关于火车站的。小学时,有个男生的爸爸突然去了。觉得他就像小白菜一样。虽然男女生不说话,还做了阵田螺姑娘。不久,听说他有了新爸爸,在火车站工作。除了课本上,我和我的同学们都没见过火车。那年春游,我们就去参观火车站。那时火车站好像新建好的,我们带了一肚子问号去,带了更多的感叹号和问号回来。那个小白菜从此也快活起来。后来,中学没毕业他就做生意了。高中落榜那年,他来求过亲。算是第一个求婚者吧。现在想起来,还是毕业时拿着印着美人头的笔记本不敢说话的样子。
 
高中时,学校旁有条河。河上的铁路桥是南北交通要道。在河边疯够得时候,会到铁路桥上压硬币,“晾”衣服。几条铁路在河上是平行的。旁边有一米高的铁护栏。每几米,会有一盏路灯。那个铁护栏,就会弯成几字状,够站两个人。不时会有列车飞过,距离太近,强大的旋风使劲拍打着湿淋淋的衣服,很刺激。常会和喜欢的男生,站在同一个架子里吹风。火车呼啸而过。谁也听不见谁说什么,觉得火车上每一个模糊的面孔,都在朝我们微笑。
 
第一次送人很经典。
那时已经毕业,喜欢的男生早去了南方。一个发小也要去那个城市。一面佩服她的勇气,一面沮丧的提着她的行李——那里有太多家当,包括锅碗瓢盆,她是不打算回来了。
正值暑假,人群冲散了我们。撕破了嗓子也得不到她的回应。列车出发前五分钟,我挤上车门,把行李交给正要锁门的列车员,并说了车票座位号。脚一落地,火车就启动了。拥挤的人群像落叶一样瞬间被风吹走了。可她还不知道在哪节车厢。逆着启动的列车,撕心裂肺地呼喊她的名字,像电影中的慢镜头。另一位送别的朋友后来说,我当时那个样子,像和情人生离死别,要有多浪漫就有多浪漫。后来,他和她结婚了。那一幕,真成了告别。
 
后来就常坐火车。看了《周渔的火车》,就为自己的贫穷找了一个好的借口。
常常一个人坐火车去玩。那个时候火车真便宜啊。记得最便宜的一张是西安到天水的,才22元。还有一张,是杭州到上海,36元。是别人给我买的,他现在是我丈夫。
在杭州认识他时,我们还是陌生人,他乡见老乡,格外泪汪汪。我们都去上海。他买好了车票,我请他吃东坡肉。杭州到上海只有一个多小时车程。车厢很干净,周围也很安静,像空调公交车。没人说话,也没有坐火车的恍惚。我们就着随身携带的地图册神游。
 
休完产假那年,去了趟新疆。这曾是三个小女生的约定。我们都被天山脚下那茶碗大的花忽悠了。后来,几个发小各奔东西,这个约定也起起没着落。
那时不大好。想要出去走走。又想起这个约定。她们都临阵脱逃了。我上了那趟著名的慢车。
三天时间,餐车上听到一个小伙失恋的故事,站台上见识了一个中年人的外遇;窗边和一个新大的学生回顾了一下求职经历。我不知道那个叫李疆的男孩子现在是否离开了新疆,但他那清澈的眼神挽救了一个人。
 
我还是喜欢坐火车。在那充满欲望的火车上,世俗的繁华和丑陋尽收眼底,当然,还有偶然昙花一现的美好。
 
 
 
标签: 火车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火车
  • 木槿树 
  • 2010-06-05 11:51
  • 3014
  • 1046
  • 0/0
  •   好看
  • 会长胖 
  • 2010-06-06 00:37
  • 0
  • 465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