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春运)

论坛:江湖兵器作者:南风窗发表时间:2010-06-05 21:03



 2000年春节,举家回宁过年。闺女没乘过火车,回程买了三张去广州的火车票。(南京没有直达深圳的车)年初五启程,初六晨到达广州站。

 

按计划,车到广州后,不出站,直接爬上广州至深圳的火车。然而,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大。后来知道,初六当天,南下抵广州的人潮有四十万之众。

 

月台至出站口,武警GG分两边,手牵手,筑成人墙,下车的旅客决不可停留,车站工作人员不停的用小喇叭狂吠,驱赶人潮立刻出站。想起当天的场景,至今心有余悸,火车不停的进站,人群不断的堆积,人贴人,人挤人,满地被挤烂遗弃的衣物,鞋帽。

 

第一次感到恐惧,从来没有过的恐惧,也第一次感到,一家之主的责任,我与太太闺女交待,万不得已时,弃包,保命,如果冲散,出站后,到广州站对面的流花宾馆会师,记住,一定要说广东话,我特别叮嘱闺女。

 

后来知道,为什么武警GG会站在人流的两边。很多在车上站了一夜的民工,已经没有多少体力对付可怕的人潮了,不断有人倒下,或绊倒,或晕倒,武警GG要在瞬间将这些倒下的人拉起,不然,势不可挡的人潮立刻将你踏成肉酱。

 

 

95年春节前夕,有一箱货必须赶在过年前送去南京,没有人愿意遭这个罪。

由于春运,从深圳直飞南京的机票没有,得从上海或杭州转去南京。自89年离开南京后,春节就没回过家,所以我愿意遭这个罪。

 

从虹桥机场直奔上海火车站,从票贩子手中淘得一张去蚌埠的普客站票。天下着小雨,满地泥泞的车站广场上全是匆匆返乡人潮。

 

在沙丁鱼罐头般的车厢里,苦捱了十多个小时后,凌晨五点,车抵南京站,停车2分钟,

可是我下不去了。要想在连洗手间都站着人的车厢里走出去,完全不可能。顾不了这么多了,周围的兄弟都是我哥,连叫了二十多声的大哥后,终于挪到了车窗边,打开车窗,先将随身行李(一个小包)丢出窗外,转头与众兄弟一起再将那箱该死的货塞出窗外 ,尔后,我飞身跃出。。。。。。

 

仿佛在梦中,静静的站在月台上,望着渐渐远去的火车,陶醉在狗急真能跳墙的感慨中。。。。。。咦?!行李呢?我的行李呢?

 

火车,留在我记忆中的尽是些不美好的往事,只要和春运连一块儿。

标签: 火车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好看
  • 会长胖 
  • 2010-06-05 23:23
  • 0
  • 372
  • 0/0
  •  
  • 南风窗 
  • 2010-06-06 10:10
  • 119
  • 383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