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火车

论坛:江湖兵器作者:黑毛发表时间:2010-06-06 02:47
 
2、
我真正能回忆的火车乘坐经历已经是大学入学的第一次离家了。
带着一袋煮鸡蛋,背着自己买的以为很酷的牛仔布包(寒假回家时发现有些民工也喜欢这种包)挤上279次,不时要摸一下下腹部——那儿有我的学费,装在一个带拉链的内裤兜里,而那条内裤也是我的第一条非手工定制内裤。
 
火车很挤,我一直没有机会吃我的鸡蛋,同行的还有我的老乡师兄们,大师兄哼唱着一首很好听的歌,后来我知道哪首歌叫小芳,小师兄眯着眼睛打盹,后来我知道他站着也能睡着。
 
二师兄偶尔给我说道两句今后要注意的问题,马上又会跟上一句,“现在给你说了也没有用,很快你自己就会明白的”,后来证明二师兄说的很对,关于火车和大学的事情都是如此。
 
不知道是谁的草帽挂在窗边飘荡,我晃荡着脑袋,看着草帽什么也没有想,很久。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就觉得这是电影里的一个画面,而我以后会一遍遍的观看。
 
凌晨转车 。更挤了。我开始还抱着自己的牛仔包,后来发现我松了手包也不会掉下来。
 
跟着师兄向前挤,到了稍微宽松的地方突然发现塑料袋里的鸡蛋蛋壳已经钻进蛋黄里。大师兄在逐个打听坐着的人都是在哪儿下车,排除掉西安以西下车以及已经有人在排队的座位后,我们四个看守在不同的位置等候坐着的机会,后来我知道这段时间通常在15-20个小时之间,还有人在下车前叫卖自己即将空下来的位置,通常是经常出门的南方人,开价5元,而我们是不会为了少站一会儿花掉25个馒头钱的。
 
对未来憧憬的那种兴奋在慢慢消退,车轮哐当的声音渐渐清晰,灯熄了一半,没有了时间的概念,夜晚漫长得让人怀疑。我已经知道了要在太阳第二次升起来的时候才能到达那个叫成都的城市,因此当天色亮起来时我心里有些恐慌白天是否更加难熬。
 
3、坐火车最多的那段时间大约是10年前,周末回家赶不上汽车的时候就去赶火车,通常是夜车。那时心里通常是空荡荡的,脑子里不会想什么,呆呆的看着卖袜子卖盒饭的来回叫嚷。
 
4、火车站
不知道别人怎么分,我的火车站分为售票窗口、候车室和站台三个部分。售票窗口通常是要排队的,我为了赶车插过几次队,第一次还是读书期间,279晚点而签证窗口前排的队伍太长,浦口来的火车还有一个小时就要进站了,我把行李全交给师兄,装做当地地痞直接窜到窗口被人用肩膀顶了出来,换了个窗口又试,狠狠的盯住排在第二的那个人,居然成了。还有一次是开始乖乖排队,发现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就挤到前面窗口,结果里面的售票员就是不肯卖票给我,我给她先礼后兵还是不行废了好半天劲把自己气得不行只好换了个窗口重新排队,结果当然误了车。我在售票窗口排队时的思维基本停滞,目光在前面那人和再前面那人之间来回变焦。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评价酒吧时突然用上了适合发呆这样的字眼,而我觉得候车室是最适合发呆的地方——不到1个小时的时间,基本上什么也干不了,又不带书旅行,就让行色匆匆的各色人等搅动我的目光,让它变散再变散,飘到墙的那一面去。
 
 
站台是最小资的地方,堪比候机楼的高铁站台,秦岭深处的临时小站,灯光迷离的夜晚,薄雾漫绕的清晨,人头攒动的身影,空无一人的栏杆,窗内窗外车上车下人来人往停停走走,说不清的思绪和记忆,就像是一堆食料,你想做一道菜,又怕口味不搭。
 
1、
最近一次乘火车是从长沙到武汉的高铁,留下的印象除了岳阳下车的那一大群人好吵好吵以外,就是邻座大姐(大婶)的赤脚了,难受了我有两百公里 啊。
 
 
第一次坐火车时的我可能还没有上小学,去哪里干什么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印象中是和老爸一起,不知道为什么停了很久,应该是夏天,我记住了一个地 名叫博山,很有可能是另一条铁轨上另一列火车的起点或者终点,又或许是临时停车的站名,绿色的车皮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
一个人的西湖,忍不住也写。很久不写东西了,更难能可贵的是我居然编辑了几次。
标签: 火车 添加标签

0 / 0

黑毛于2010-06-06 03:23编辑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hahaha
  • 道士柳二 
  • 2010-06-06 08:45
  • 0
  • 420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