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故事:我在看着你

论坛:江湖谈琴作者:单雄信发表时间:2012-04-22 08:45
  中午一点半,你下楼吃饭。
 
  关闭电脑上所有窗口只显示单位内部系统登录界面,你就放心走了。你担心的不是领导同事发现你整天泡网,而是不愿被人看到你长期出没之地,你怕你身边人在你嗤诧风云处深入潜伏,那样你就完全曝光了。
 
  你照例来到牛肉面馆,喧嚣的人流已渐渐退去,错开热点就为了安享午餐。你还是要了一大碗牛肉面再加一份小碗牛肉。享誉京城的老柴牛肉面名不虚传,你一周吃三次也没觉得腻。你对吃的要求就是必须只吃本地特有之物,虽然这种牛肉面来自中国西北,但因在北京进行了本地化改良,在其发源地反无类似之口味。
 
  你思考着昨晚英超的每个场景,你在想,这最后一刻的停电难道真的和赌球集团有关,你和老董讨论的每一个细节都好像被上帝预知,给你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后在最后三分钟把你打下深渊,现在只错了三场的足彩就在你的眼前,你是如此接近一次成为八十万富翁的机会。
 
  虽然八十万对你来说也不算多,还不够上周去看的房子首付,但如能多出这八十万来对你现在却至关重要。老董是搞证券的,虽然你不知道他现实中的情况到底怎样,你也能感觉到八十万对他同样重要。你和老董唯一一次最接近胜利的曙光,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如此轻易一挥而去。
 
  你吃牛肉的时候最想喝的就是红星二锅头,不过现在却不能如愿,到不是怕领导指责,而是楚楚已经下了禁酒令,如果你再被发现喝酒,她就不和你结婚,即使你真的拿到八十万买了新房。不能喝酒很郁闷,那是你十八岁尝到酒味后最喜欢的享受,你的每次神来之笔也往往来自于酒,五花马,千金裘,而今不能换美酒,可见有多愁。
 
  你吃完饭又要回到写字楼里,今天的天空居然透亮,你刚才过来的时候竟未发现。北京的秋天一般都是这么透亮的,但谁想到好不容易休假的一周却每天白雾茫茫,街边的落叶预示着秋日将至,而北京的秋天却很短暂,也就是说,虽然刚刚过完夏天,冬天很快就要到了。
 
  你的郁闷并不在于这次足彩的失利,你也早过了多愁善感的年龄,楚楚是爱你的就象你也爱她,无尽的烦恼和这些都没关系。
 
  这时,你的手机响了,一条新短信,你按了一下——读取。
 
  “我在看着你!!!”
 
  又是这五个字,你心中大喊一声在广东学会的潮州话“PUNIAMU”后又四周望了一下,这挥之不去的阴影一下子又使你郁闷万分,你已经无力再回复这个每天午后必到的短信了,你也懒得再去查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号码到底属于谁。中国卡通确实是全世界最混蛋的通信公司了,没事卖个什么不记名手机卡,这个混蛋每天只用一毛五分钱,就把你的生活搞得乱七八糟。
 
  开始每天收到这个短信,你还以为是楚楚在跟你开玩笑,自从你们彼此经常相视无语以来,总是想换个新鲜的花样调戏对方,但你证实不是她以后心中闪过一丝阴影,难道……你不愿意再想更多而是一直把这句话当作是一位故人的玩笑,总有一天他或者她一定会告诉你,但是,一周,一月,一年,除了这五个字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你也曾经麻木,你也曾经不在乎,反正没有什么伤害,一个短信又有何妨。
 
  刚开始的时候你还回复这个号码,但没有回应,打过去后只有熟悉的女声“对不起,您播打的用户是空号”,可是就这个空号还在每天不断的给你发着短信。你播打中国卡通客服电话,在几分钟广告过后接线小姐温柔的告诉你,这个号码是属于云南卡通销售的一种“九州行”不记名手机卡,当你说你播打过去是空号后,小姐不耐烦的给你普及了九州行是不能进行呼叫转移的知识,那么,那个电话可能是被停机了,更多问题请直接播打云南卡通手机客服电话。
 
    之后你播打了云南卡通接着你咨询了一切你能找到的跟电信部门有关系的人,除了知道这个号码里面存了200块钱并且从来没有其他任何消费记录外不能得到任何更多的知识。你甚至知道了这个号码是在哪个营业厅什么时候搞什么活动的时候被卖掉的,但是,你还是不明白是什么人跟你开着这个一点都不好玩的玩笑。
 
  而云南,你根本没有去过。
 
  为什么不是河南,不是湖南,不是海南,不是南斯拉夫,不是南奥赛梯,不是南卡罗来那,你从来没有和云南发生过任何关系,为什么一个云南的号码总是不断的骚扰你。
 
  而且,它不是骚扰你,它甚至真的在看着你!
 
  没有人知道你在受这个短信的骚扰,因为每天你会收无数个短信,别人也都在收无数个短信,你也没有准备屏蔽它,你只是希望在某一天终于有一个故人走出来告诉你,这个短信是丫发的,丫只是想跟你延续一个共同的故事。
 
  安静,一直是安静,如果你根本不在乎这个短信看来也没有什么事情,但,你不能不在乎它,因为你知道,那个人根本不在云南,她或者他就在你的身边,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惊诧,因为这个发短信的人几乎知道你的一起行踪,他或者她了解你的生活,甚至可以说,了解你的一切。
 
  当你收到这个短信一年多以后,你有次出差在东京,和久违的网友江天月吃完午餐后他带你去逛秋叶原,你也想给楚楚买些时髦货,想不到的是,你的短信果然还是来了,你看了一下时间,14点14分,而东京的时间比北京整整早了一个小时,这个时候只是北京的13点14分,当你在国内的时候,它从来没有在14点14分以外的时间到来。而知道你在日本的,只有同事和家人。虽然江天月没有看出你的惊骇,但是你,却真正的有些怕了。接连几天,那五个字还是能在日本和你准时见面。
 
  一回到北京,你就把手机卡换了,你去中国联动又买了一个,然后又换成了最新的“四海风”一机双卡手机,你想,总归没事了吧,你以后分期分批的把手机号码通知出去,看看谁还能跟你捣乱。
 
  结果让你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中午,14点14分,那五个字准时的来到了你新买的手机卡上,而这个号码,你甚至连楚楚还没有告诉。
 
  ……
 
  “叮”,电梯到了,你也被从不堪回首的记忆中拯救了出来,依然麻木的进了电梯。
 
  按下16,你默默的看着电梯镜子中的你,而这个时候,镜子中居然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
 
    而你上电梯的时候明明记得只有自己一个人,楼梯间里也没有别人,不过那个时候正在想着短信的事情,所以可能没有注意吧。你轻轻转过身,偷偷的打量这个女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女孩。你看不清这个女孩的脸,但你相信她应该长的很养眼。你从侧后面看着她,并不怕被她发现,修长的身材,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头发是酒红色的半长直发,亮的好像广告中的人物,一条米黄色的裙子简直是量身定做,价值不菲,应该是意大利货。
 
    你有把手伸进她短裙的欲望,你想象着她柔软嫩滑的肌肤,你的某个部位有了些冲动。你相信并不是你比很多人更龌龊,其实任何人见到美丽的人体都会自然而然的去想一想亲密举动,贾宝玉如此,贾平凹也是如此,古今中外,食色性也,概莫能变,任何一个彬彬君子都掩饰不住西服下那颗龌龊的心,当然,除非他的生理有问题。
 
    突如其来的陌生美女会让任何人心动,当然,你不会行动,否则一定会被电梯录像监控下来并且被大厦保安带走,你的手永远不会伸到电梯中的任何女性裙子中,这些控制能力,你还是有的。你挪了挪身子斜睨了一下她的脸,果然很漂亮,线条简单,和任何偶像剧中的女主演都很像,你甚至怀疑是否因为整天被楚楚硬拽着看日剧使你产生错觉,不过,没错,她却是很美。
 
    你习惯性的拿起手机,调到照相,轻旋摄像头,假装在看短信,轻轻的按了一下。突然,她转了一下身,你吓了一跳,以为她有所察觉。她的眼睛真美,眼神好像并没有留在这电梯中的任何一个物体上,她也没有注意你,不过,这样四分之三的角度正好使她的面部最全面的进入到你的镜头中,再一下,又一张。
 
    电梯几乎瞬间就到达了16层,这个时候你才发现,这个女孩的目的地也是这里,因为她没有按其他楼层的按钮,这么说她也是去你公司的了,你下了电梯走进公司在侧门处刷卡进入,而那个女孩果然到前台去了,谁的客户这么漂亮,你在想,最近没有什么新客户呀,部门负责的还是那七八个老客户,事实上,公司一年多来几乎没有什么新的客户,所以大家每天都是很习惯的度过,很少有什么事情不是按部就班的。
 
    作为一间4A广告公司,实际上你们的业务并不像影视文学作品中描述的那样紧张,也不像传说中的和竞争对手对抗的你死我活,甚至你们自己都觉得自己像个国企,名声在外,客户稳定,基本都是跨国企业,一般客户你们根本不接,也就是个别暴发户能引起你们的兴趣,其他的那些新兴企业根本不在你们的眼中。
 
    像你这样做销售工作的其实也就是陪现有客户吃吃饭,说的准确些已经成为了所服务企业的客服部门,对方每年有多少预算,你们合同要签多少,基本上都是既定的,工作时候大家一起开开会,商量一下方案的形式投放的规模也就罢了。只要在合适的时候给合适的角色以合适的利益,你的工作也顺利进行了,公司中的每一个人都跟你关系挺好,公司的每一个客户也都要由你进行最重要的回访。
 
    你的办公室在北京朝阳区中央商务区核心,窗外地面上就是忙忙碌碌的人群,天下众生如滚滚洪流在你脚下进行着布朗运动,每天你烦闷的时候就是看看马路上来来往往的人流,你想象着这些人为了生计所要做的是是非非,你自己其实也和他们一样。你经常想,难道他们也都在设想着自己的存在吗?
 
    你回到座位上伸了伸懒腰,吃的挺饱,把办公室的门虚掩了一条缝准备小寐一下,办公室的人都知道你有这个习惯,三点前是不会有人打搅你的。你调整了一下椅子的靠背就准备睡了,突然想到刚拍的美女照片又来了精神。你把手机联到电脑上,调出了刚才的五张照片,嗯,还都不错,这妞果然条儿顺盘儿亮,可惜电梯光线不好,否则还能更清晰些。
 
    你拿起电话播到前台,“珊珊呀,我有个客户一会要来,你帮我准备一下会议室。”“哦,张总,会议室已经被王总约了,刚有位小姐来了,现在里面等他。”“好,我知道了,王总不是要三点才回来吗?”“是呀,这位小姐是没有预约的,所以既然她说找王总我就安排她去会议室了。”“好吧,我自己安排。”
 
    你又拨通老王的手机,“干吗,老张,我忙着呢!”“你下午几点回来?我要小马送我去机场。”“哦,我还早呢,那让小马先回去吧。”“你不回来怎么还占着会议室呀。”“哦,是呀,今天有几个面试的,我已经安排阿菲他们照应了。”“这样呀,其实我晚上八点的飞机,并不着急去机场,要不我帮你去面试一下吧。”“太好了老张,昨天本来想跟你说的,只是你不在办公室,我就安排阿菲了,具体的阿菲都知道,她会告诉你的。”“好,我看你也要注意身体才好。”你早听出老王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心中恨恨的说。
 
    “阿菲,到我办公室来一下。”你们公司的女同事都和都市剧里的一样漂亮,并且能力全面,缘自你们大家招聘时只要美女的默契,反正著名公司有着很大的魅力,在就业大环境不景气的近年,你们的高薪高福利简直太有吸引力了。
 
    “一个美女顶十个金牌销售”,这是董事长挂在嘴边的话,虽然你作为一个普通销售员刚进公司的时候对此深深不以为然,但现在你也是这么认为的了。客户进入你们公司就不会再换公司的原因之一是你们的实力,再就是因为你们的魅力,男性都如你一样能吃会玩,侃起来没边,淡定从容风度翩翩见多识广。女性个个貌美温柔人中极品软硬兼施,这样的气氛是其他公司可遇不可求的。不论客户方是男是女,你们全能搞定。
 
    “这时候叫我进来干吗,你不是说工作时间让我少找你吗?”“哎呀,公事,老王在应酬,说下午赶不回来,让我帮他面试把把关。”“我靠,你们就这么不信任我们呀,告诉你,来面试的个个都是精挑细选,你是不是搂不住了?”“小点声,说什么呢你,主要是是否能胜任我们的工作。”“太假了吧,想看妞儿就一起去,别一本正经的了”
 
    你的手……一阵疼痛惊醒了你。“咬我干吗”,你推开了阿菲的脸。“哼,让你记住,让你爽一下,以后慢慢回忆。”……
 
    “我真是不明白为啥董事长不允许我们谈恋爱,就这么乱搞倒装作不知。”“别假正经了,我们还不都是你们的玩物。”“说话要讲良心,那次去上海我订的可是两个房间,是你半夜趁我喝多钻我被窝的,我根本没试图勾引过你。”“我逗逗你是因为我看你老是一本正经的,再说出差一个礼拜我也寂寞呀,总不能找上海男人吧。”“行了行了,你不知道我从小就是上海男人吗?不说了,先去会议室吧,你整理一下,外面的人一下就猜到了。”“大家谁不知道谁呀。”“三点整我去你座位叫你,我们一起去会议室,你把简历留下先出去吧。”
 
    你庆幸自己多了个心眼没有把偷拍美女上传到你的地盘,这今后要是变成了同事不就麻烦了。你的电脑中藏着若干个秘密,“午后精选”就是你三年来每天必去的一个地方,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人建立的,也不知道都有什么人在上面,你只知道里面有上百个铁杆会员和成千上万潜水员,你们都默默着遵守着游戏的潜规则,不得私下联系任何人,不得留下任何联络方式,现在想想,这确实很刺激,也许你最聊的来的损友就是老王呢,或者居然是董事长,这么好色又直接的主你现实生活中认识的都很少,没想到网上却这么多。
 
    你也是潜水一年才有资格注册会员的,逐渐获得了更多的权限,也能够看到更高级别的内容,开始也就是在别人的作品后面叫好,之后自己也把一些保留节目上传来获得别人叫好,再后来则亲自参与创作,当你发现你的文字与图片都能引来那么一片赞叹后就感到了现实生活中所不能换来的成就感。
 
    作为全球顶尖的隐秘网站,你的份量越来越重,级别越来越高,这种地下荣耀是他人根本感觉不到的。而光荣也没人可以分享,你害怕现实生活中的任何人发现你这个身份,那已经超出了生活中越轨带来的偏见,可以说,如果被曝光,你比死了还难看,生活中的所有人,在你背后只有两个字——“变态”。
 
    14:41,你看了一下手机,你还有将近二十分钟,你习惯性的拔下了公司的网线。用无线上网卡,你联上了网,速度真TMD慢,你抱怨着,好在没有掉线,你听说中国联动的工作人员为了去毁中国卡通的移动上网服务,每天一到工作时间,就在CBD中关村金融街一带工商人士汇集的地方打开几百个上网卡以便占了他们全部的通信信道。好在你是VIP用户,虽然慢点还不至联不上。
 
    你用几个小软件绕着拐着更换着网关,终于登上了这个可能在埃塞俄比亚设置的服务器。其实,“午后精选”从来没有受到过有关部门的任何打击,可见能上这个网站的人都比较珍惜这份荣誉,并无举报,再有就是常规的搜索引擎都不能搜索到它的任何页面,所以即便不这么复杂,也不会有人查到你上网的蛛丝马迹。
 
    可能是由来已久工作经历上的敏感,你不希望留下任何尾巴,所以你也能在这轻松的午后时间,上这个确实称得上是精选的网站。美丽的人体看多了并没有太多吸引人之处,不论什么样得内容,看的多了也会反感,如果不反感那确实是变态。但“午后精选”上的图片和文字,就有很大的吸引力,因为那上面都是真实生活的写照,甚至如何发现猎物,如何猎取直到最终搞定。
 
    因为刚才没有小憩,你确实有点虚,懒洋洋的进入了页面,漫不经心的登录以后,你就找到了今天最热的新内容,点开一看,刚含在口中的漱口水全喷了出来。怎么是这张照片……
 
    你打开的网页上赫然是刚才偷拍的美女照片,你惊的一分钟没有闭上嘴巴。在你头脑中一片空白的同时,你也立刻想了三四种可能性,但是,你是理智的人,觉得都不可能。网管阿锐根本不在,公司的其他人也没这个水平,你也从来没有发现过公司里的人有能力进入你的电脑,实在太不可思议了。这么短短的十几分钟,不可能有人动作这么快。
 
    你生活中存在着一些不能解释的事情,比如那个每天必到的短信,难道那个人已经开始行动了,进入你的电脑再把照片贴出来?不可能,你是一个生在红旗下,坚信唯物主义的人,除了神神鬼鬼没有人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你仔细的看着这个网页,发现那张照片是在一个小时之前贴上的,那时正是你下楼吃牛肉面的时候,你还没有遇到那个女孩也没有偷拍照片;你又找出刚才上传电脑的照片,心中才算踏实了下来。
 
    虽然是同一个人,虽然是同样的斜后四分之三的面容,甚至表情,分毫不差,但是,背景是不一样的。你基本上定了心,刚才的那一丝恐惧一扫而空,凡是能够合理解释的事情就不能算是可怕,你想,毕竟,世界上没有妖魔鬼怪,你今后还是可以继续做你坚定的无神论者。
 
    巧合,只要能用巧合解释,就可以了,什么可能都是有的,这么出众的女孩子,谁都会留意,而你一直坚信“午后精选”上面至少有百分之一的人和你在一个城市,那就是上百人呀,在你身边的任何地方都有可能,也许正巧什么时候也拍到了这个美女图片,自然是想拿来换取更高的关注。
 
    你看了一下访问量,已经超过一千了,短短的一个小时,十分之一的会员都看到了,评论也是五花八门,哀叹自己无福的,龌龊意淫添油加醋的,什么样的帖子都有,也已经超过了五十个,大家最大的话题就是问发贴者JACK是否有所动作,JACK也在那里悬着大家,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你在手机的通讯录里加上了JACK的名字,并标注了今天的日期,至少,你知道了这个人也在北京,你要刻意留心。
 
    你仔细的看着照片,再对比你所拍的,除了脸部在照片中的比例稍有不同外,其他的都很类似,JACK也是用的手机,甚至和你的型号都差不多,图片没有进行过任何修饰,背景也一样不很清晰,但你能感觉到,这张照片也是在一个封闭空间中拍的,光线同样不足,而且也是灯光,不是自然光。
 
    地铁,你恍然大悟,这张照片是地铁中拍的。对比一下两张照片中的头发和衣领这两个唯一被收入镜头的脸部以外的部分,你敢断定,这就是今天拍的,再对比一下面部的口红和眼影,虽然不是很清楚,但你知道,这张照片不会超过两个小时,也就是说,刚才这个女孩子坐过地铁。
 
    你的楼下就是北京繁忙的地铁站,她很有可能就是在搭乘地铁来到的时候被JACK拍到的。如果中间她没有去别的地方的话,那么按照这个时间段,她只能是去吃饭,而她的口红的颜色和形状都没有改变说明她没有补过妆,那么她一定是直接来这里的。一个小时的时间,地铁,那么她应该是从西边石景山过来的,因为作为职业女性,她不会去频繁换车,而只有跨越长安街的两头才有必要搭乘地铁,因为这个时候,出租车在长安街上是开不动的。
 
    你拿过阿菲留下的简历,翻看了一下,五份里居然都不是这个女孩的照片,难道她不是来面试的?你又看了一下,不错,这五份简历的照片都不是这个女孩,你翻过来,看到几行字,可能是老王的助理留下的电话记录,有几个名字上划了叉子,还有两个是人名和摘要,“韩冰冰,英国硕士,英语法语,已约;莫薇,MOKIA介绍,已约”。还有可能是这两个人呀,可是什么资料都没有。你在想象着这个美女应该叫什么名字呢,这两个名字都很不错,不过你更希望她叫冰冰,她那看不出所以然的眼神可能说明她确实很冰。
 
    看来有机会,虽然你在认识楚楚后没有再对任何女人动心,但是你突然觉得,这个女孩子肯定会闯进你的生活,你看着电脑上的两张不同来源的照片,你觉得,你和她确实太有缘分了。这也可能是陷阱,你职业性的敏感提醒着你,可是即使是陷阱,也没什么不好呀,你还不至于瞻前顾后,反正只要是刺激的,就都来吧。
 
    你处理好桌子上该处理的东西,再次把电脑设成单位内部系统登录界面,就虚掩上门出去了。
 
    你从来不锁门不锁抽屉和关闭电脑是因为你知道,封闭了也没用,董事长控制欲很强,他总有办法了解到每一个人,你们都掌握着公司的核心资源,知道太多的秘密,既然公司能够给你带来一切,也毫无必要对公司有所隐瞒,你加入的时候,董事长只要求一件事,就是必须对一切所为负责,包括今后的,也包括以前的,所以你连小时候偷了爷爷家卖冰棍的五毛钱都说出来的时候董事长很欣慰。
 
    公司中即使其貌不扬的扫地阿姨吴姐,即使看似毛毛糙糙的司机小马,即使瞪着一双清纯的大眼睛波大无脑的前台姗姗,还有各种打下手的五五六六,都是跟了董事长十年以上的人,而所有人几乎都对董事长的过去一无所知,他几乎不懂任何的业务,但是所有的人和钱和事他都能控制的清清楚楚,任何需要的资源他都能手到擒来。只要进入这个公司的人都不会想着离开,遇到这样能力强的领导简直是后天之福。
 
    你正想着怎样去套取美女的经历之时,小马站到了你的面前。“张总,董事长让我送你去一个地方。”“好。”你没啥说的也没啥问的,不论谁都可以传达董事长的指令,接到的人必须立刻行动。在公司随时都会被打断既定安排,所以你们早就习惯了第一时间搞定手中的事情,随时应召去完成指定的工作。
 
    小马的脸上闪过一丝紧张,这不大寻常,你捕捉到了这个神情。回到办公室拿了外套和挎包,你跟着小马从公司内部的专用电梯直接下去,小马开的宝马果然都没有熄火。你打开右后车门却突然看到那位美女正在左后位置,你当然不敢轻举妄动。
 
    车子无声启动,隔离玻璃升起。“你可以叫我Iris,我们有一件重要的工作需要你协助完成。”天呀,她居然讲的是葡萄牙语,而你并不大会使用。“对不起我们可以使用英语或者西班牙语吗?”“不行,你必须尽快熟悉葡萄牙语,因为我们立刻要与澳门最重要的家族谈一下他们最新酒店的策划全案。”这次使用的是广东话,这个你很熟悉,因为你十年前是油尖旺最重要的地下电台的音乐主持人。“那就好,我们跟何家很熟嘛,我们讲广东话就可以啦。”
 
    “不是那么简单,这次是一个在欧洲公开招标的项目,规定了全案必须由葡萄牙语完成,只有二十多个小时了,你对这个项目还一无所知,并且,你是提案人,我是你的助理。”天呀,这是搞什么飞机呀,你全晕了。听说香港公司有个秘密项目,难道就是这个,你一再避让任何去香港的事情,这次为何让你去澳门。
 
    “我到底都要做什么?”不问问题,照单执行是你们公司最重要的企业文化,既然小马带你上车,见到这个Iris,那么看来你要完全执行她所说的一切,你已经无暇顾及这个美女是怎么回事了,到现在你听不出她的口音,按照她的葡语发音,不大可能以广东话为母语,她的广东话却也比较纯正,但又显得有点生硬,不像是在本地生活过很久的人。这个很好理解,类似生活中没有人使用新闻联播播音员的口气说话,除了中国和朝鲜,似乎并无如此脱离人群的语气,但Iris的广东话却标准到了生硬。
 
    “好吧,我现在开始了解吧。”语言这个东西其实说复杂那是相当的复杂,但是有些人确实具备一些天赋,可以很短的时间内进行快速的掌握,其实说通了也不难,大多数语言三岁的小孩子都可以掌握,是因为人类的沟通其实只需要那些简单的信息传递。而欧洲语言中很多复杂单词其实来源相似,只是到了不同的地方由于千万年的习惯而产生了一些变化。
 
    “Iris,我确实可以读葡萄牙语,照本宣科不是不可能,但是否需要应答问题呢,这我可就很难了,基本上没有听过太多,他们的问题我可能不会懂呀,怎么及时应对呢?”“你要做的应答其实不是在办公室里,你需要的是搞定一个人,这个你的能力很强,一个女人,何家的一位小姐,现在酒店项目全部属于她,但是她由于某些原因,只讲葡萄牙语,如果你可以的话,看看能否让她重新讲广东话,因为她的这位阿叔,何家的掌舵人,已经十几年没法跟她交流了。”
 
    你已经全糊涂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善于搞定女人的说法不知从何而起,而这次为啥要让你使用这个能力。董事长知道你对楚楚是多么的忠实,知道你是多么渴望一个简单的生活,怎么居然让你去干这样的事情。
 
     “我一直跟这个项目,本来胜算很大,但是一个月前发现了很多问题,有一家法国公司做到了很好的策划案,我看到的时候十分惊诧,因为我们分析后发现,几乎全部都是针对我们的提案的,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我们的香港公司有人泄露了我们的提案,而知道案子的人不超过三个,所以我立刻直接找董事长当面汇报,董事长让我带你走,你在香港回归中国后从未到过香港,不认识任何香港公司的同事,你来协助我们是可以放心的。”
 
    “还有一点,你看这张照片。”Iris把她的手机拿到你的面前。“啊?!”你惊呆了,你和一个混血女子相依在湖边。十几秒钟后你恢复了镇定,因为这肯定不是你,你从来没有留过寸头在成年以后,而且那个湖边的其他景致你确实认出了,那是日内瓦湖,你从未去过,因为姐姐的相册中有类似照片所以你也熟悉。
 
    “我们重金得到何美华小姐的过往经历,她在瑞士读书的时候邂逅了这个东方人,他们相爱了但是双方家人不可能同意,后来这个男生死了,何小姐受了刺激,从此不再说话,后来在葡萄牙才治好,但只会说葡语了。”
 
    “你不会让我把头发剃了吧,难道只是因为我像这个男生就能打动她?不会再次把她吓成精神失常吧?我以往的经历还从未解决过类似的问题。Iris,我确实能够编导些邂逅或者偶遇,但是用在这个项目上面风险是不是太大了,而且……”
 
     “先上飞机吧。”车已经进了北京南郊机场,看来确实是重要事情,你们很少动用董事长的私人飞机,但是车停下来的时候你还是万分惊诧,这不是那架你还算熟悉的喷气机,而是一架军用直升机。闭嘴是你的习惯,进入公司后你已经有了分寸,管他呢,走吧。
 
    小马却进入了驾驶舱,这小子难道?开军车还必须是军人呢,小马就算以前当过兵难道军用飞机也能随时开起来?董事长威武,太威武了,可是开直升飞机到澳门,这玩意要花多少时间呀,何必呢,民航随时有飞机呀,不成到珠海或者深圳再换船呗,搞这么大动作啥意思嘛。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好看
  • s因素 
  • 2012-05-04 21:57
  • 0
  • 917
  • 1/0
  •   好看
  • 山高水长 
  • 2012-04-23 01:32
  • 14
  • 1501
  • 0/0
  •  
  • 单雄信 
  • 2012-04-30 20:34
  • 0
  • 1042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