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论坛:江湖谈琴作者:韦光发表时间:2013-12-20 04:04
(三) 其实这刻,非要诉说关于中原路的事情就是强说哀愁了。那天的事情,无非就是没有手机,没有公用电话,找了许多陌生人借打电话都被拒绝后,最后借打电话成功的事情。 这刻凌晨三点,是独自在东京站八重洲口彻夜营业的居酒屋鱼民中。一盏半饮之后麒麟啤酒,蔬菜火锅,几碟鱼虾小菜的残盅相伴--是在等待天亮的悠长爵士乐相伴的奇妙时节中--我错过了深夜最末班的电车,在寒冬冰冷金贵的东京心腹,这是稍稍资深妇人女郎解决过夜的最佳方式。 那些走过的路,那些路过的人,在这刻,格外明亮又格外凄美--我刚辞职了。隆冬的深夜,大雨浇透了衣襟。 之前,我已经确认过了很多次--我喜欢,我留恋,我舍不得--每天穿行在东京站以及丸之内上下班的那种高贵和欣喜的感觉--喜欢啊喜欢那些深藏底蕴的大厦的温暖的厅堂。喜欢啊喜欢那些匆忙穿梭着的精致细长优雅的人儿---那么,比如向他们借用电话的成功几率呢?--可能更低--虽然我不曾试过--我,了解他们。 我有些恼怒了--一个月之前,在故乡重庆,在沙坪坝轻轨站一号出口那个跟我借打电话成功的女生--你就那么了解我吗? 她从地下出来,略微一张望,劲直走向我,说到:“美女姐姐,我电话没电了,有急事,请借你的电话打一下。”勇敢而自信。只见我,乖乖的扭捏的交出小黑--父亲的小黑电话,任由她一通哇啦哇啦通话成功,再任由她盈盈消失在人海--姑娘,姑娘,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这刻我在万里之外的寒冬的深夜,这样深情把你怀念。
标签: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哎呀
  • 呆傻愚笨丑 
  • 2013-12-20 17:34
  • 62
  • 918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