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乱掐之禁止翻墙

论坛:创可贴作者:南风窗发表时间:2017-03-31 21:18



(一)
文革,学校去学农。(嗯,有机会再解释啥是学农)
同吃,同住,同劳动,和贫下中农。
那年代穷,农村更穷。
饿,是那时候留下的唯一记忆。
 
社里有块油菜地,留种子用的?还是榨油用的,记不清了。
全班三十多号男生,半宿时间,如蝗虫过境,摧古拉朽,把最嫩的部分(菜苔?)吃光了。
 
第二天,村口的大吊钟敲响了。。。。。。
 
毛主席教导我们:“要斗私批修”。。。记得检查的开头每个人都是这样写的。
 
 
(二)
还是文革,我爹无书可教,无师自通地装了一台12管(电子管)收音机。
可是记忆中除了电流声,我几乎没听到过革命歌曲或主席语录。
 
今年老爷子住院,我问他当年在听什么?他说想听听对岸的声音。
(他有个哥哥在对岸,自49年分开后,直到2014年离世没见上面。)
 
老爷子今年90了,他说,已经不怕“偷听敌台”这一罪行了。
 
 
(三)
前几年去脑科医院探望一疯了N年老队友,(嗯,有机会再解释啥是队友)
丫见我开口的第一句话是:“天黄盖地虎?”
 
满嘴的文革语言,思维严谨,逻辑合理。。。
我真没感觉他是疯的,
尽管一脑袋的憧憬还停在那十年里。
 
“宝塔镇河妖”!我们对上了暗号。
 
 
“菜花黄,人癫狂”
老人们常说。
 
如今菜花又黄了。。。。。。
 
标签: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嘿嘿
  • 速度 
  • 2017-04-21 01:40
  • 29
  • 328
  • 0/0
  •   赞!
  • ato 
  • 2017-04-04 21:57
  • 32
  • 349
  • 0/0
  •   握手
  • 南风窗 
  • 2017-04-06 15:53
  • 4
  • 356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