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拉米苏

论坛:江湖谈琴作者:陈若雨发表时间:2008-02-14 16:32

提拉米苏,一种情人节蛋糕的名字,上面有一层厚厚的核桃仁.传说,是二战时,女子送郎上战场前做给情人吃的.女子一直等到爱人回来.

1遥远的山那边,最后一封来信

亲爱的,当你接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不在这个城市了,或者是到了我童年生长的部落,或者还坐在西行的火车上。认识你以来,我一直活在那爱的酒里,百般滋味伴着我成长。
想一个人,真好。

本想和你说说话的,但电话那边一直没有人接,不要紧,以后的时间很长,总觉得有许多许多话要对你讲,但每次都没有说,在电话里也总是,说着说着就变了样,每次都惹你不高兴,甚至落泪,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就像现在,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却说不出话来。你说,我是两个人,你总看不清我,我想,也许是你想得太多的缘故吧!其实,我们本该互相信任,都生活得好好的。
现实的生活里,我活得很累。但想起你,我就觉得自己是真正的活着的。人不能逃避现实,但面对这个现实,我就会感觉很多痛苦。想起你我,不能守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就有许多悲哀,甚至夜不能眠。总问自己要不要重新选择,要不要重新来过,但总是没有答案,悬着的心,总放不下。
未来的路还很长,我不知道自己的生命会有多长,不敢想象。看着自己活得一团糟,真的没意思,甚至没有了许多年少的勇气,总怕失去你,让自己的精神成为沙漠和废墟。

亲爱的,你刚回来,我就要走了。半个月的时间,我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渡过,想你已成为我每天的主要事情了。爱,本该是让你高兴和幸福的事,但我们的爱却给你增添了那么多的痛苦和烦恼,出乎我的本意。如果丢下我你会好过一些,那么,就在这段时间试着忘记吧!

我说我爱你到永久,我就会守着这个诺言,直到生命的终结。我说话都是算数的,那是成长的信念。我不会怪你的,就因为我爱你。谢谢你陪了我这么久。我会一生去守候,你能陪我吗?

2日历撕掉的,永远是昨天

她和他是前世修订的缘分,今世没有安排妥吧,隔了一个长长的旅途,他在旅途的那一边,她在旅途的这一边。偶然相遇,他仰头看她,她低下头看他,想多看一会儿都不行,就匆匆的远去消失了。
要怪只能怪他们都正在搓火的年轮上。
他的记忆将会随着她痛苦的递增而一点一点地消失,那渐渐发亮的已不是美丽的地平线,而是大段大段的空白。
分手时,她看到的是他的背影,也模糊了。

那些日子阳光很少,都照在那座古坟堆上了。
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很大很美,蕴藏着水一样的柔情,很可爱。她的唇很薄,嘴角还有那种淡淡的微笑,在他梦幻的时候开满紫色的花朵。
她的脸贴着他的胸膛。
她的长发垂着,他闻到了她体内的花香,发丝上也有。
时间走得真快。真实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夜已沉没。无所谓拥有,经过就是生长。
没有什么能伤怀的了。
他在海边站了一会儿,天湛蓝湛蓝的,沙很白很白。
她也在那里了。她怕沙烫脚,穿了鞋在沙上走,还跑到海水里,天真而可爱。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像是睡在了冰床上面,微风吹来,他闻到了家乡后山坡上野百合花的花香,还有一些雏菊的香气。他用海水洗脸,洗着洗着月亮满天了,洗着洗着人就老了。

她站在飞机的翅膀下,遥望远方,望了很久,许多人都默然看她,她走开了,上了飞机,她又从飞机上走下来,一边回头一边从机场的侧门走了出去,看不见她了,他就回过头,还用海水洗脸。

她跑到海水里,海水打湿了她的花裙子,他一直不停地按动照相机的快门。
他们夜晚出来游泳,什么都凉了许多。她在涨潮的海浪里跳着笑着,海水打湿了她的长发。她真的是很美很美,一路上许多人都没完没了地看着她,就连女人也看,他很不自然。

尽管世界以千百种姿态摆放在橱窗里,而日历撕掉的永远是昨天。

3爱情,就象蚌里生长的珍珠

我爱这个世界,但当我有一天发现,我更爱的是你时,我慌乱不堪,我就想变成一棵小草,或者变成一粒石子。
男女之间除了爱情不能没有其他的吗?

我们一群人从岳阳楼出发,驶入八百里洞庭。湘江水和洞庭湖水分别汇入长江。
我站在船顶舢板上,看船尾白色的浪花远去,看眼前的陆地渐渐消失。无边无际的洞庭水,有多少美丽的传说。长长的芦苇荡,停泊的小渔船,一一收进相机里。
我跑到驾驶舱里,学了一会儿开船。
登上君山山顶,我看见了成片的斑竹,那是泪水流成的竹海。自然有一个爱情悲剧,也有一个爱情喜剧。柳毅井直通龙王宫,扔进井里的东西,明年会浮出洞庭水面。

下午,我们去团湖三百亩荷塘采莲蓬。站在船头,摘下美丽的荷花,摘下成熟的莲蓬,还有大大的荷叶。大家欢呼着,天蓝蓝,荷叶田田。我们一边摘一边吃,吃得肚子疼为止。
有一个人不小心掉进了水里。

我宁愿变成一棵高山上的青竹,竹心空空。
我躺在你怀里,觉得你变得陌生,觉得自己是幸福的也是不幸的。
你讲你的故事,我不知不觉睡着了。

有一扇齐天的大门,我走过去,它就自动打开了,里面全是人。路两边摆满了小摊,望不到头,各种带脸谱的人向我招手,有出售虚荣的,有出售谎言的,而我出售生命。在这个人世间,真的是什么都可以出售吗?还有那一颗颗心,大心,小心,上面还刻了字,也挂在高处,迎风招揽过客。
我羡慕自然界的植物,一草一木,都能尽其所能,开出花结出果,那是生命的自由,充分的生长,正常的落去。我期待我的感情就像一片秋天的落叶,完成它一生一次的美丽,完成它的使命。
我不出售风月,也什么都不要。我期待日月同辉的一刻,把自己完全融入天空,去自由的飞翔。
佛主说,我的感情是悲剧,一生中会有许多段感情,最后的那段才会让我忠贞不渝,生死相依。

当你从人群中走来,当你又坐在我的身边,微笑着俯视我,那一刻不再是陌生和惊悸,那是一种少有的感动和依恋。望着你的笑容,整个世界都静止了。你依然笑着,那么好看的笑着。我的心就一下一下的跳了出来。

我们是两条平行线。你变成了我的影子,我变成了你的影子。

爱情,就象蚌里生长的珍珠,人们只看见它的成色和美丽,又有谁想到当初那只是一个伤口,一粒灰尘萌生的痛苦。

想来想去的结果,证明我的爱情,不过是一首忧郁的乐曲。

4喜欢任何东西,都比喜欢人容易得多

他们忘了归期。
他象听雨落的声音一样听她的呼吸,听到了细雨里花开的声音,还有那些不知名的草丛土里钻出的声音。
他看见了荔枝的果皮在她的指间剥落。
他的手伸得很长很长,连一点风都摸不着,她就笑了,说他笨。

天初暖。
冷冷的烟雾,如涨潮时的海水弥漫着整个墓地夜晚的上空,世界便是青色的了。偶尔才有几束白色的花,随着人潮涌动着,裹着他渐去渐远。

她又一次想起了他的葬礼。
他的亲人很少,朋友也少,有的还没来得及告诉,所以参加他葬礼的人少得可怜,那一天,显得格外的冷清凄凉。
他的几个好友都来了,只是当时她感到有些模糊晕眩,现在有些想不起来了,那天好像是情人节后第二天。当她知道噩耗的时候,除了一片空白,什么都不存在了。
她和他毕竟是很好的朋友!

他很坦诚,也很直率,好像对什么事都不热心,给人玩世不恭的样子,其实,他在乎的事真得太多,都在他心里,没有表露出来罢了。她和他很合得来,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无话不说。
他是个幻想丰富颇重感情的人,这几乎成了他生活的全部,使他活得很沉重,他把自己瘦削的身体泡在忧郁的酒里,让她心疼。
他是在孤独和谐的喜悦之中,在寂寞的思想夜潮之上,坐在他那生长痛楚的小屋里,结束了他年轻的生命。
他总说,喜欢任何东西都比喜欢人容易得多,而对于人来说,一旦喜欢上了,要想不喜欢反而更不容易。
那个春天,她仍然能感觉出他那颗孤零零的心,依旧在空气中飘飘荡荡。
日子依旧,情萦悠悠,而她却看不见他了。如果这漫天的纸灰能让他不再贫困,也不枉她和他相知一场。

5从来没有停止过,爱你

秋天去了又去,情人来了又来,这也是一种轮回。

我从不相信生命有轮回,因为我再也不能在秋雨绵绵的季节,和你走在校园的小路上,在夕阳下聆听梧桐的呢喃,抵挡我们身体深处的欲望,坚持一种非比寻常的友情。
象海滩一样环绕的友情,我们多么怕它在某时某刻被飓风冲垮,为了呵护它,我们远离彼此,倔强又傲慢,掺杂了赌气和嫉妒。在青春的彼岸,沙漏转动不停,我们各自燃烧青春和隐秘的渴望。
你说,十年后会有很大的变化。我相信了你,相信你的乐观,相信你会一直对我微笑,相信你说的梦帏竹风。

还远远不到十年,飓风就来了。
是我不小心,又走进了你的视线。是我懵懵懂懂,还不知道那就是真爱。
你的拥抱是闪电,你的吻犹如游走的魂灵,你的泪滴将我融化。而我还在坚持,坚持握住那一把沙子。
终于,我想通了,我不想再抗拒时间,抗拒你。拨通了你的电话,我却再也找不到你了。
心空了,很彻底。

我只能对海说,我从来没有停止过爱你。逃离你,只是害怕爱上你。
我只能对海浪说,我会永远记得你,因为记得你,你就还活着,与我漫步在散满落叶的小路。
雨刚刚下过,映得出你的脸,青春年少,眼神灼热。

6因为她的心,已不在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喜欢上她,未见面前,他写道,“坐在南方的水草中/给北方写诗/用我所有的思念/用渐渐强烈的春天/用北太平洋暖流/席卷整个北方”,她却很迟钝,不知道是写给她的,更不知道他想见她。
他那么像海子,害羞腼腆的坐在她和朋友们身边。

四月的丁香,他不认识,她也没讲艮的故事。那时,艮的故事还是个心底的伤口。
当他再次邀请她,她没有去,因为她的心,已不在这里。尽管他因此愤怒,一连问了几十个为什么,还是寄来了藏族女孩戴旧的手链,他说,“这是去西藏从小女孩手里请来的,这样的手链越旧越好,戴上它会得到幸运”。

她收下了手链,连同他的愤怒,却一直没有戴。她才不在乎幸运不幸运。
他回到了南方,这一次写的是,“谁会一直走到我心上,眼皮也不抬一下”。

他不知道,那个盛夏,她走向了他信任的另一个朋友,很像艮的一个诗人,然后又逃离他。

他说,“没有比你更聪明的了”,而像艮的那个诗人却说,“你可真是个笨姑娘”。
她终于明白,在男人眼里,女人不去单独见面就是聪明,去单独见面就是太笨。

7流浪的人,只好同天堂对话

有一天,你心里喜欢的人们会相继离开,你诧异万分,作为旁观者,你是何时走近了他们?为什么随他们的愤怒而惋惜?而另一个你,依然未走出无尽头的画廊。在失去美好生命之后,时间拒绝回忆和记录。肉体随波逐流,而灵魂始终不肯离去,等待是漫长黑暗的。午后的瞬间,多年前的灰尘,墓碑上写的“残酷”和“永别”。

有一天,为了寻找自由和激情,灵魂告别了温暖的巢穴,孤独的随风而去。时间飞落在一片森林,山谷和海滩之间的过渡地带,同时迷失其中的,还有轻浮的往事,重逢的故事。飞翔坠落、颓废激情、热烈平静、忘记怀念,种种情愫,像蘑菇一样,一夜之间从树根钻出来,一丛丛的,仿佛时间的碎片,想握住残存的一点点温情。

总是在冰冷凄清的沉静里,哪怕是漂浮无靠,哪怕是尘世纷杂,哪怕是遥远黑暗,哪怕是伸向天空的手,都还会有那么一丝生命的力量,一抹律动的色彩.

于是,一个声音在说,"我绝不妥协!也不离开!"
标签: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link
  • 陈若雨 
  • 2008-02-15 11:40
  • 33
  • 798
  • 0/0
  •  
  • 急了就说了 
  • 2008-02-20 12:59
  • 0
  • 660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