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军府(3)

论坛:江湖谈琴作者:陈二发表时间:2008-05-04 01:40
原来高全德在几年之前,于京郊的玉泉山的十方寺附近,营建了一处别墅,名之为射水营,所谓等富贵如浮云,有模有样的学起了魏晋名士养望江湖的把戏。他的父亲高君静常年出征在外,随便克扣一下粮饷,钱财便流水一般的入了腰包。但凡拿的少,也算是对朝廷大大的尽忠了。生平第一桩不痛快事,就是因为自己一介武夫,不受文官的待见,所以常常憋着一股鸟气,因此对儿子的这番作为,倒是鼎立支持。
  这射水营面水北山,茂林修竹,高全德镇日在其中,羽扇纶巾的指挥着自己的家丁们,又是力田,又是读书,然后再叫自己的师爷写信,给京城的朋友们写信,信里面的内容无非是诉苦,把自己摇扇子戴帽子的辛苦放大上千万倍,诉的连自己几乎都相信了田是自己一个人耕的,书是自己一个人读的。
  有一天,暑气蒸笼,即便在深山之中,在初成的木阴之中,也让人坐卧不宁,高公子更是寂寞的快发疯,射水营门前来了两个人,一个是星冠霞帔之士,年纪三十上下,身着简便,一身白衣如雪,望之巍然华贵,举动间飘然令人生出尘之想。另这位则出现在鞠城之中的瞎眼老和尚。
  高全德问他们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
  瞎眼老和尚倒是老实,只说是一路上化缘,今夜还要赶到十方寺挂单,这大热天的实在口渴不过,如蒙幸辱一杯浆水,便是善缘成就。
  而问及道士,道士则说,从白云深处来,要到白云深处去,并非渴浆之人,扶杖到处,望见射水营的风水格局大佳,虽由人作,却宛自天开,山环水抱,外适内和,想见此中居住的必然是富贵清望人物。因此上,想在此盘桓几日,好好观摩学习。就不知道会不会打扰了东翁。
  高全德最大苦处就是这射水营离京师有点远了,屡次邀请他的狐朋狗友,却个个敷衍,到现在没有一个来的。这感觉就像买了上好的珠子镶在帽子上,却没有看见。
  现在有了白衣道士这番知情知趣的话,心花为之怒放的连野草都蓬勃的长出来了。
  这位白衣道人一住便是一个多月,他是每一位无所事事的主人最喜爱的宾客,他带来远方各种各样神秘的故事和传说,当他诉说的时候,他的表情,他的语气,是那么欢快和从容。他又是那么的见多识广,问一答百,可以说天地间几乎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和事情的真相。特别是一谈起高全德最为热衷的命理术数,风水堪舆,雅论奥谈更是有如清泉出涧,让人闻其声而忘返。
  高全德屡次问起白衣道人的姓名,白衣道人笑而不言,问了急了,便说出世之人,早已不萦于怀了。
  这一日高全德带着白衣道人,前往自己刚刚在附近买下的田庄,共有一百多顷。这位高公子虽然笨了点,可是也知道买啥都不如买田。这片田庄依着玉泉山的小河,坡堤上鹅黄嫩绿,蜂喧蝶舞,两人策马于坡堤之旁,田庄的总管则步行在他们之前,指指点点。
  那白衣道人突然咦的一声,马鞭遥指,连声道:奇哉怪哉。
  在田庄的一处田地之中,有五颗大松树互相纠缠着不放,不向着天,而是贴着地面延展自己的枝桠。明明是盛夏,是万木舒展的时候,这五棵松却好像还呆在冬天的季节里头,枝头上一片叶子也没有。
  高全德叫过田庄总管,田庄总管苦笑道,这五棵松也不知道什么年月有的,周围都是膏腴之田,出的粮倍于整块地。所以总是有人想打这五棵松的主意,也不知道叫了多少人去砍去伐,结果除了把斧头锯子弄坏了,把人都累趴了,也没能把这五棵树怎么着。
  听得如此神异,于是高全德和白衣道人来到五棵松之前。
  白衣道人绕了一圈又一圈,脸色既欣喜又凝重,最后,甚至闭上眼睛,捏了一个剑诀,对着虚空画了个符。那符若有形若有质,在五棵松上一声爆响。让白衣道人,又是摇头又是顿足。
  当晚回到射水营的时候,那白衣道人在高全德的催问之下,欲言又止,连说天机不可泄漏。当然天机最终就是用来泄漏的,白衣道人告诉高全德,这五棵松乃是天将所化,在此地守护的则是从天界坠入凡间的宝物。正常天上下来的宝物,都会寻找地面的宝藏投奔,如果我今天开天眼所见不差的话,这五棵松下原本的黄金白银堆积如山,奇珍异宝也自不少。但是最为贵重的那是一把天子斩蛇剑。
  高全德想起最近看过折子戏,有一出讲楚汉相争的故事,不由的脱口而出,是斩白蛇的那把吧。
  白衣道人道:高公子果然博洽。我适才所见,正合《西京杂记》上所记载的高帝斩白蛇剑。剑上有七朵珠、九华玉。以五色琉璃为剑匣。这把剑在室中,光景犹照于外。在土中,则能使土地肥沃。由于实在太过锋利了,据说只能十二年磨上一次。一旦拔鞘而出,辄有风气,光彩射人。此剑更有一样异处,若是帝王的命格,得到了这把剑,足以用来扫荡六合,统一天下,号令神人。要知道,天下原本是楚霸王的,刘邦因为有了这把天子剑,所以移去了天子气,开了两汉六百年的基业。
  高全德道:要是这把剑落在我的手上又如何?
  所谓有德者居之,史记上说汉高祖隆准而龙颜,美须髯,左股有七十二黑子,若是以高公子的命格面相衡之,能够得到这把剑的话,则必然出将入相,位极人臣啊。
  高全德砰然心动,一片火热,马上要下令召集府上所有的仆从,带上簸箕锄头铁锹,前往发掘。
  不然不然,白衣道人说道,发掘倒不是什么难事,择个良辰吉日,也就是了,只是那柄天子剑,乃是神剑中极品,因为受到五棵松的禁制,才得以滞留此地,现在一旦挖到了这五棵松,则神剑必然化成剑气冲天而去。虽然也能挖到宝藏,不过那些黄白之物,高公子府上有的是,因小失大,智者不取啊。
  高全德被白衣道人一提醒,马上意识到自己的人格伟大,自己怎么可能是在意身外之物的人呢,更是连连点头,道:道长说的是,现在要当谋划,哪怕是用尽移山的心力,也要把天子剑拿到手。道士蹙额叹息道:“高公子莫急,公子以国士待我,贫道必以国士报之,且容我闭关思想几日。
白衣道人这一闭关,三日不接饮食,高全德等的不耐烦,命人撬开门锁,冲了进去,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白衣道人所居住的静室,墙壁案台,无一处不贴满黄黄绿绿的符纸,贴不住则是散落在地上,让人连落脚的地方也找不到。至于白衣道人本人端坐在静室之中的蒲团,神疲气敝,满头大汗,须发眉毛有如伍子胥出关,都变成了雪白色。
白衣道人告诉高全德,他这几日已经通过符召之术,遍叩三界诸神,侦知唯有两个法子,可以取得五棵松下的天子剑——
一个法子是寻访有天子命格的人,来与天子剑相互感激,此剑不需做法,也能腾空出世。自然在太平盛世做这样的事情,是杀头的罪过,一个不好,连九族都要陪进去。
另一个法子么,是天子剑所藏之处,必然是在金玉宝藏之中,以宝气养剑气。只要在五棵松附近汇聚比地底下更多的金银珠宝,再通过设坛做法,破除了五棵松禁制,天子剑自然重现人间。
高全德大拍胸脯道:“这有很难,别的没有,金银珠宝,我们高家有的是。”
“公子稍安勿躁,贫道修炼的烟霞石窟之中,素有积藏,已经通过符召五鬼搬运而至。公子请看。”白衣道人说到这一处,掀开静室中的床榻,只见床底之下,放着四口极大的箱子,贴满各种封条,他一一打开,灿灿然的金光到达眼睛里头的,一根根的尽然都是金条,估摸有千斤之重。他解释道:“惭愧惭愧,方外之人,本来粪睨金玉,但是在人间行走,有时为了济人危穷,也不能不薄有积蓄,以备不时之需,却让公子见笑了。”
标签: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好看!
  • 聊胜于无聊 
  • 2008-05-04 02:11
  • 21
  • 651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