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大地第3、4章:我的熊市经历和牛市爆仓

论坛:江湖谈琴作者:雷立刚发表时间:2008-10-22 13:12
  <荣耀大地>
  
  3 ,熊市里的经历
    
    96年大学毕业,我考公务员进入四川省委宣传部,其实家里没有任何关系,但周围的人却推论为有,世界就是如此的想当然,但多数时候你没有办法辩解。甚至,我当过学生会主席这个其实很偶然的事实,使我无法辩解自己其实根本就不是个有政治欲望的人,中国的知识分子内心深处普遍有着浓郁的权欲,我相信我在其中算权欲相对很少的。我天性喜欢过那种不被别人管但也不必去管别人的生活,也许正是这个天性,使我与股票一旦相遇,就产生了相对于他人严重得多的后果。
    
    96年底,大牛市向纵深继续发展,几乎全民炒股,至少我们单位,95%的人都有股票,而且其中一些还在散布着似乎很真实的致富故事。97年初,我工作半年,积攒了几千元钱,第一次投入股市,买的是青岛海尔,那时什么都不懂,纯粹瞎买,却买对了,4月,我以23元买进,7月,以31元卖出,赚了一笔,更主要的是,赢得了周围人的尊重,都说,哎呀,小雷,想不到你真人不露相,原来是高手。因为,1997年5月,那段大牛市其实就见顶了,领头羊四川长虹和深发展都是5月下旬见顶,其他绝大多数股票也如此,惟独海尔等极其稀少的几个,在5月之后一直涨到7月,导致人人都对我刮目相看,我嘴上谦虚,其实心里很高兴。人是很容易得意忘形的,我居然忘记了自己其实完全只是偶然碰上的,居然连自己都相信是我独具慧眼,从那之后,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仿佛为了证明自己的炒股特长,同时其实心底里也为了挣快钱,我开始越来越狂热地炒股。而现实却是,此后很快就是大熊市,纵然是高手,在熊市里也是会亏损累累的,熊市里最高明的炒股方法就是不炒股,可是,我那时怎么可能明白这些?在熊市里,我屡败屡战,成天做短线,居然因总交易额惊人,得以坐进了大户室。那些年规矩还比较死板,一般而言,必须总资金达到了某个数字,才能进大户室的,我是那个交易所唯一的一个因交易额巨大进去的,恐怕也是全成都唯一的一个。我的资金,那时总共不超过5万,但由于短线做得勤奋,半年买进卖出的成交金额超过那些百万资金的人,给券商贡献了大把佣金,因此被鼓励性地赏赐了一个位置,而我居然沾沾自喜,把自己当成了个人物。而更黑色幽默的是,我起初所在的那个散户厅,多数人并不知道我是因交易额巨大进的大户室,于是他们口口相传,将我神话成了一个奇迹,尤其那些老太太,最为热情,也最崇拜我,只要我的身影一出现在交易所,他们就蜂拥着将我围在中间,我俨然成了明星,他们则是忠诚的粉丝,那种感觉很享受。
    
    那么,我怎么由起初的几千元资金变成了5万呢?并非我在熊市中成为了幸运儿,而是因为,98年,我和秦盈即将结婚,我们赶上了福利分房的末班车,我在省委宣传部,得以用1万3千元的总价,买进一套60平米的房子,那个房子建造于上世纪60年代,由于建筑时间久远,卖给我们时折价很严重,事实上,我因为资历浅,是最后选房的几个人之一,但还是占到了福利房政策的大便宜,完全按政策买进了那套拥有完全私产的房子。
    
    由于房价惊人的低,我给父母报价为3万8,父母丝毫也没怀疑,我从中得到了2万5千的差价,加上父母为我结婚所给的装修房子钱1万,买家具钱1万,这就陡然有了4万5千,对于当时工作刚一年的我,简直是一笔天文数字,得到这么一笔钱,我欣喜若狂,自认为终于有了股场战斗的武器,根本没想过素来节约的父母拿出这近6万元给我是多么值得珍惜,立即将房款之外的钱全部投入股市。或许因为我多少具备一点点对证券的灵性,那时,我确实已经比许多普通股民要厉害很多了,时常在熊市里捞一票,但是,虚荣、狂妄以及熊市中必然存在的系统风险,使我往往一次失误就将多次积累的收益全部抹去,我就那样且战且败,但异常狂热地迷恋下去,不仅完全忘却了大学期间对文学的热爱,甚至连本职工作也完全淡漠了,大量阅读了许多证券投资类的书籍,当时没网络,华尔街一些著名的书不易找到,能阅读到的无非是台湾和大陆炒手写的,现在回头看很多是谬论连篇,看了比不看还糟糕,但也有一些具备一定水准的,比如灵犀写的《寂寞高手》,我在地摊上买到了97年版这本书的盗版书,这么多年来,直到现在,反复阅读了不下50遍,受益良多。有时,我看着天空斗转星移,我会突然想起灵犀,当年的知名分析师,如今早已踪迹难觅,让人陡然生出一些慨叹,也对证券投资这个行业的浮沉变幻,不胜唏嘘。
    
    客观地看,98年,我的操作水准的确在不断提高,可是,失败的结果其实是必然的。何况,那时还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房子钥匙拿到了不能总不装修,装修了不能不买家具,但这2万元,都还是股票,往往想等赚了就变现,可是稍微一拖,就变成了亏损,最终,妻子秦盈的耐心终于被磨尽,不顾我的苦苦恳求,责令我必须卖票搞装修买家具,这导致我在明知即将反弹之际不得不割肉,而果然,没几天就真的反弹了,所以,我和秦盈就在类似的许多矛盾中,渐渐有了一点不愉快,只是当时,我们都坚信,与我们漫长的爱情相比,那点不愉快,根本不算什么。
    
  
  4,牛市中的爆仓
  
  如今回过头看,在熊市里炒股,真是一条刀口舔血的不归路啊,它不仅会导致你资产缩水,更可怕的是,它会导致你正常的工作和事业受到影响,甚至导致你的信心逐渐丧失。
  记得刚参加工作时,我干劲高涨,几乎每天都第一个到办公室,但是,炒股很快改变了这一切,每到上午9点半,我的心就象有一只猫儿在挠。那时的通信工具比较落后,手机远未普及,但传呼机还是有的,通过传呼机可以看到个股行情,但看不到K线,看不到大盘的实时量价关系,让人十分抓狂。省委大楼附近的东城根街有一家海通证券,骑自行车往返大概8分钟,于是,每到有新股上市或形势紧张之日,我时常在上班时间找个借口溜出办公楼,蹬上自行车一路狂奔,冲进海通证券看两眼行情,而后又赶紧蹬回去,好在那时年轻,身手敏捷,否则,即使不在马路上被撞死,也累死了。这当然是玩笑话,但不开玩笑地说:我这么东折腾西折腾,不仅没挣到钱,反而把原本领导对我很好的印象,也折腾没了。
  不过那时的我好象已经根本不在乎领导的印象了。从1997年5月到1999年5月,两年熊市,我的世界最重要的,只有股票,取出2万并且亏损一些之后,5万只有2万多了,指挥的资金大大少了,却依然乐在其中。别说工作我不在乎,连人际交往、亲戚走动等,我也完全忽略,甚至岳母到成都来小住,我也极少陪同,成天钻研证券。
  99年春节后,我被单位下派到广元市元坝区当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元坝区职业中学的副校长,不是我在单位表现好,而是单位里年轻干部实在太少,只好将我这落后分子也用上了。那年,我才24岁,意气风发,胆子很大,表面去基层蹲点,其实时常躲在成都家中偷偷炒股。正好没多久,证券史上最著名的519行情就开始了,我幸运地抓住了两只主流热点股票电广传媒和津滨发展,资金由2万多到99年底变成了6万,到2000年8月,又翻一倍,变成了12万。其实,赶上大牛市,这样的增幅,是很寻常的,但我再度膨胀起来,以为自己当真是股神,恨只恨钱太少,那时在大户室认识了几个朋友,他们对我的技术还是十分欣赏的,签了个协议,私下融资给我,还帮我找典当行融了点资,那时,凡是有此机会又很自信的高手,这样悄悄融资的不少,有的成功了有的失败了,我不幸是失败阵营中的一员。我太狂妄了,一般10万再怎么也就融20万,而我12万的本,却融了38万的资,50万资金,两个跌停就会玩完的。清晰地记得那是2000年8月31日,前一天还走得好好的,一切很平静,那天早上正好开会,无法打电话查行情,等开完会一查,已经一片跌停,卖不出去了。第二天继续跌停,第三天我趁反弹割肉,除去给别人的融资费用,我只剩8000多元,再次连万元户都不是了。很多人都以为第四天会反弹,但其实,小小反弹之后,又一路连跌几天,套杀了无数股民。大户室有个和我一起融资的人,当我告诉他,不要期待反弹,他不信,结果,我最终还能剩8000元,他由原先的70万,变成倒亏40万,他后来就消失了,而我,也识趣,很冷静地收拾好杯子雨伞之类,主动也从大户室消失。
    
  许多年后的2007年,为了获得女友崔粲对我炒股大业的支持,我一直对她说,我曾经最多炒到了50万,尽管因融资而爆仓,但既然曾经到过50万,今年就还能到50万。其实,昭君,我是骗你的,但我这么骗你并非想夸耀什么,我的唯一目的,只是想让你相信我的炒股水准,从而更好地支持我全心炒股。说真的,我以前还从来就没有拥有过50万,那仅仅存在于我的想象之中,甚至,作为如此一个心高气傲的人,在财富上我却从来不敢相信自己能有太大的横财,这么多年,我最大的理想,无非是50万。这已经足以让我心满意足。
    
  而以上所有这些大起大落,我当时的妻子秦盈都浑然不知,她只知道,我更节约了,恨不得把一分钱掰成两半来使。记得一次,在家乐福,秦盈看着满满的货架,说,“要是将来我们可以想买什么吃的就买什么吃的,那就好了。”我听了,很伤感,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弱者,以至于想买什么吃,总是得先仔细看看价格。记得还有一次,她想买一个饮水机,都被我否决了。
  秦盈,与你离婚后,我曾经怨恨过你,但是,现在不了,我拖累了你,对不住了。
标签: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商榷
  • 航标 
  • 2008-10-22 19:03
  • 566
  • 1405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