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大地5:我在熊市里感悟食指的诗《疯狗》

论坛:江湖谈琴作者:雷立刚发表时间:2008-10-23 21:49
  <荣耀大地>
  
  5
  
  从2万到12万再到8千,如同过山车一样的股市经历使我突然仿佛看破了什么,我开始为辞职做一些实质性的准备。以前也多次想过辞职,但始终有这样那样的事物出来阻拦。其实,当你真正下定决心做什么,一切的阻拦就都不再是阻拦了。此后我明白:世界上真能阻拦住你的,唯一只是你自己的内心。我的辞职并不容易,好一翻折腾,才在几个月后,即2001年春节后,正式辞职成功。
  然而,这种辞职并非因为另谋高就,而本质上只是为了珍惜生命,告别自己不喜欢的死板的生活模式,这就注定了我辞职后不见得有更好的物质条件。果然,没了固定的工资,经济状态立即捉襟见肘。2001年3月到5月,股市虽然还在涨,但如若打开今天的历史K线图,就可以清楚地发现那一小段实际上是一轮牛市最后的末梢。然而,谁也没有时光机器,谁也不可能看到未会发生什么,大家像温水里的青蛙,麻木而又平静。
    
  如今我已经能认识到,牛市末期行情的一大特征是看着仿佛机会很多,实际上却几乎所有的机会都不是机会。绝大多数人在牛市末期都是只赚指数不赚钱的。但那时,我根本不可能认识这些,我用那区区8000元继续战斗,没有什么收获,反而被小小地套住。也就是在那时,我的人生与股票相遇以来,第一次感到了疲倦。是的,我太累了,需要从股票里暂时离开。于是我重新投奔文学,反正成天在家里看股票行情,不出去求职,那么,看盘之余写写小说,就成了最合理的行为。那之后的文学道路异常顺利,但是,文学,对这个社会的重要性,在2001年,不仅远不能跟80年代比,也无法跟90年代相提并论。文学,已经退化为社会华美礼裙上一条小小的花边,甚至连花边也不是。在浮躁的本世纪初,人人都在做着发财梦,我们正在重复着某些国家200年前原始积累时期的纸醉金迷,只不过比那时甚至更加沦丧。几乎所有人,包括绝大多数我们这种投身文学或艺术的人,骨子里真正关心的却只是钱包的肥瘦,所以,在这样的阶段,在很多文学期刊资金紧缺稿费低廉的时期,投身纯文学,注定了的结局就是荒诞。
    
  因此,我那时走的两条路,股票与文学,本质上都是荒诞的,都是无社会效益的。女人是无法太长时间地失望的,当她绝望之后,她必须珍惜她的青春,哪怕是在无意识中,也必须寻求更好的栖身之处,这其实是雌性动物出于母性本能的一种趋利避害。为了物种能在其生存的时代得到更好地繁衍,雌性动物必须寻找到适应那个时代要求的更强大的雄性。所以我们永远不要去指责女性的虚荣或者善变,那其实都是伟大的母性内在的要求,是我们人类得以更好存续的必须,因此是美德。
    
  基于这种美德,秦盈在我最贫困无助的时候离开了我。8年的爱情,到了最后,其实却集中在小心翼翼地试探这房子的归属上,因为那是我们唯一值钱的财产。当时这种房改政策下被全产权私有化的福利房,似乎在政策上还不能真正上市流通,但私下的交易已是暗流涌动,我们那套位于成都最中心区域的旧房子,中介做价16万,而且谁都知道,过几年还能卖得更高。于是,那时,我和秦盈对婚姻存续与否考量的一个重要因素,不再是感情,而是这房子了。
    
  这个房子是用我父母的钱在我的单位分到的,何况,我已经辞职无业,无任何稳定收入,而秦盈在政府机关,收入稳定,福利良好,并且当时她尽管在婚姻中,却不乏潜在的强势追求者,生活完全能有很好的保障。因此,我心里是悄悄期望她能把房子让给我的,作为对应,我可以把家具家电都给她,甚至可以四处举债借点钱,最多恐怕也就能借个三四万,都给她,这,已经是我当时力量所能及的全部;当然,她是女人,作为男人,我觉得理所当然应该让她,所以,如果为了更公允,也可以将房子卖了,我和她平均分配,各得8万,这个其实我也愿意接受。然后,一旦进入离婚的旋涡,一切飞速变化,发生的事情让人应接不暇,完全不是我单方面所能控制。
    
  关于和秦盈的离婚及相应的一切,我后来两年反复在思考,我总想分析出一个根源,我太在意她,整整两年,反复想着的就是: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在那种痛苦的追问中,我通常都无人可以倾诉,于是就把那些思考写成了一系列小说,熟悉的朋友都诧异地问,为什么你反复写的题材就是你那一亩三分地?为什么你不能开拓你的视野,关注那更广阔的世界?我很难回答,因为我并不太关心与我无关的世界,我是一个“以手写我心”的人,有些东西,比如世界大事件,或如最新的政策大导向……如果它们不在我心里,那么,哪怕明知道它对世界来说很重大很有价值,我也没有书写的兴趣,因为我它对我没有任何心灵上的价值。
    
  但是,这样反复地咀嚼那一段人生体验,一连咀嚼了3年,到了2004年,连我自己也终于厌倦了。当年的那些前尘往事陡然变得仿佛异常遥远,异常陌生,恍如隔世,我完全没有兴趣继续去反思和记录了。于是,我的写作也就相应地中断了。同时,股市也陷入了漫长的熊市,所有该套的资金全部被套,已经再没有力量继续投入了,于是,炒股也中止了。2003年到2005年这三年,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爱好:文学和股票,都远离了我,我在迷茫中随波逐流,不知道自己将走向何方。如同茫茫黑夜中漂浮在漆黑大海中的一叶舢板,我的一切都显得那么脆弱。我终于失去了我的航标。
    
  这里用我尊敬的诗人食指的一首诗《疯狗》,来记录我的那一段心路:
  
   受够无情的戏弄之后,
    我不再把自己当人看,
    仿佛我成了一条疯狗,
    漫无目的地游荡人间。
    
    我还不是一条疯狗,
    不必为饥寒去冒风险,
    为此我希望成条疯狗,
    更深刻地体验生存的艰难。
    
    我还不如一条疯狗!
    狗急它能跳出墙院,
    而我只能默默地忍受,
    我比疯狗有更多的辛酸。
    
    假如我真的成条疯狗
    就能挣脱这无情的锁链,
    那么我将毫不迟疑地,
    放弃所谓神圣的人权。
    
  (荣耀大地第5章完)

标签: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板凳
  • 北极雪 
  • 2008-10-25 17:48
  • 15
  • 939
  • 0/0
  •   沙发!
  • 明月轻烟 
  • 2008-10-24 00:04
  • 8
  • 962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