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大地7,8:大熊市里的嫖妓和手淫的亲历

论坛:江湖谈琴作者:雷立刚发表时间:2008-10-24 17:48

  
  <荣耀大地>
  7
  
  无论如何,我想我都将永远感激网络,因为如果没有网络,我是否能孤独地挺过刚离婚的那段日子?网络给我带来了阅读者与写作者之间最直接而迅速的交流,带来了鼓励和欣赏,这对那时的我无异于雪中送炭;网络甚至还给我带来了对女人的迟来的完整认识。
    
  在很久之前,我有个莫名其妙的看法,认为,一个男人,如果一生只体验过一个女人,那么,他对女人的认识,是不完整的。这个看法是如何盘踞在我年轻的脑海里的?我实在不知道其出处和缘由。然而,造化弄人,我从19岁开始了与秦盈的初恋,直至2001年7月我26岁了,7年期间,我的确只有秦盈一个女人,跟其他的异性,连暧昧的牵手都未曾有过。因此,我一直很渴望知道其他女人是什么样的。
  离婚后的这个夏天,2001年8月,我和一个女网友相识,并发生了一夜情。这,是我迄今为止上网多年唯一的一次与网友的一夜情,我们因别的网友介绍一起吃饭而认识,那时她刚和男友分手,十分痛苦,所以在第三次大家聚餐后我送她回家的路上,当我提议去我租住的房子看看时,她很直接地就答应了。
  我和她坐在出租车上,那是那个夏天我唯一舍得打的一次出租。在车上,我还在想,怎么这么容易就得到了?可能吗?她会届时突然改变主意吗?然而,一切却按部就班地发生了。半夜,我睁开眼睛,回忆起刚才的感觉,发现其实虽然是不同的女人,生理的差异却并不大,并不能带来多么巨大的新鲜感。
  于是想起了秦盈,我之所以任由彼此关系彻底破裂而没做任何弥补的努力,既因为我觉得即使努力也难挽回什么,也因为我隐约渴望着体验和秦盈之外的女人相爱与做爱是什么感受。如果我早知道这个感受是如此平凡,秦盈,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挽留你。那么想着,我第一次在离婚后悄悄落泪了,耳畔是女网友微薄的呼吸,借着星光,我看着那陌生的嘴正微微张开,散发着我完全陌生的气息,突然感到,两个不相爱的人,睡在一起是件彼此都多么痛楚的事。
    
  那以后我确实没有再经历过由网络导致的短平快的性关系了。但是,我毕竟是生理和心理都很健康的男青年,不可能不需要女人,于是,我有过几次嫖妓的经历。写到这里,我有些犹豫,我有必要一定得把嫖妓的事情叙述出来吗?从某种角度讲,即便这是一种爱好,也纯属于个人隐私范畴,应该得到尊重和保护。何况,如果我不写嫖妓,此文前面部分给读者营造的良好印象便会留存下去,那样的话这部小说就会符合我们传统的阅读美感,而且不会给人一种故意哗众取宠写一些吸引眼球的东西的印象。
  但是,我却又必须写,我不能为了阅读者觉得美或丑就放弃我的初衷,那才是一个写作者隐秘的哗众取宠。而我,既然决定了“我手写我心”,那么,就必须一以贯之,毫不犹豫。当然,我会尽力写得真实却不缺乏美感,如果阅读者的审美习惯并未得到挑战,那我其实更高兴一些。我并无刻意要与世俗宣战的目的,我认为那了无意义。
    
  何况,对于嫖妓,我根本就不爱好,我的绝大多数嫖妓,完全因为害怕心灵的孤独,而非身体的需求。坦率地说,就性的快感而言,手淫远甚于男女正常的性行为。所以我坚信,在共产主义社会,一定会把手淫作为一项全民健身运动,很自然很健康地鼓励和推广,到那时,你可以在商场,在银行,在酒店富丽堂皇的大堂,甚至在白金汉宫严肃的国宴席上,很随意地看到别人一边工作一边吃饭一边聊天一边手淫,态度认真而随和,表情平淡却也不乏应有的丰富。哦,我忘记了,那时应该已经不存在国家这个概念,所以也就没有国宴了,看来,这个运动的健康普及将只能是个漫长的过程。
    
  然而,手淫尽管可以满足性的发泄,却无法使我不孤独。有时候,我需要一个异性,给我她的体温和气息。我并非一个擅长追求女人的人,因此,我有时只能投靠妓女。毕竟只有妓女,可以在你想要的时候就出现,在你厌倦的时候就消失,不给你增添任何麻烦,这是多么伟大的魔术啊。
  此刻,当我回忆我那次数不多却延续了多年的嫖妓史,我却发现竟记不清楚第一次嫖妓是在何时何地。肯定是在与女网友一夜情之后,但仅此而已,就再也记不确切了,它无法像情侣间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做爱、乃至第一次的吵架与伤害那样,清晰地烙在我的记忆里。但是,确实也有几次特殊的嫖妓经历,使我永难忘记,不过,与其说是有什么身体的快感,不如说是完全只是心灵被那偶然的细节所震撼。由于我此文基本是按照时间顺序进行叙事,而现在我又并无研习所谓叙述技巧的兴趣,所以,我将继续简单地讲述,那几次稍微触动了我神经的嫖妓事件,将在未来几节它应当出现时让它出现。
    
  实际上,嫖妓依然无法真能使人不孤独,当短暂的拥抱消失,当体温重新微凉,你也许比开始更感到寂寞。在所有那些寂寞的时刻,食指的一首诗时常在我耳边弥绕:
  
    好的声望是永远找不开的钞票,
    坏的名声是永远挣不脱的枷锁;
    如果事实真是这样的话,
    我愿在单调的海洋上终生摸索漂泊。
      
    我的一生是辗转飘零的枯叶,
    我的未来是抽不出锋芒的青稞;
    如果命运真是这样的话,
    我愿为野生的荆棘高歌。
    
荣耀大地
  
  8
  
  所以,我深深知道,精神的痛苦,不是肉体的些微快感可以拯救。在郭家桥寓居的那一段日子,在那次偶然的一夜情之后,在那些记忆模糊几乎对我的心灵留不下丝毫印记的嫖妓过程里,我的痛苦并非减轻,而是加重。很多时候,我仿佛坐在一个很深很黑的枯井里,抬着头往上看,井口很远,天空更远,微弱的星光遥不可及。
  我的心灵坠落在那很深很黑的井底,那么孤独,那么惶恐。在那些寂静的夜里,我用从未有过的客观来审视自己——我心灵深处究竟是什么样的呢?大致如此:首先,我不相信自由主义,而不相信的原因非常可笑,是我不了解,或者拒绝了解各种主义。从大学时代开始,我就只爱阅读虚构的小说文本,从没认真仔细地阅读过任何一本哲学书籍。其实直到今天,我都并没从学术上真正弄明白什么是自由,什么是民主,什么是集权,什么是专制,我也从不关心民主与法治,我心灵里全部的焦躁和孤独,从来都狭隘地只与我自己有关,而对这个世界,我毫无责任感;对社会的公正和公平,我内心深处其实很漠然;对宪政或社会的走向,我根本不在乎。这就是我,一个内心在社会意义上十分贫瘠的人,可同样是这个内心,一旦涉及自己一己的痛楚,则又敏感丰富,容易受伤,复杂多变……一颗贫瘠、透明却又丰富的心,或许是我一切苦痛的源泉。
    
  在这种痛苦中,我决定流放自己,到外地去,生活在别处,或许是我必须的经历。于是,2003年1月,我告别成都,去了北京,去当一名毫无目标的“北漂”。
  坐火车北上,未过秦川,天就黑透了。一觉醒来,已入河北,我起床坐到窗前,隔着透明的玻璃,感觉奔跑的不是列车,而是原野。1月的北风像一只手,不由分说剥去了原野的衣饰,显露出躯体的贫瘠,华北平原在冬季的清晨里裸奔,肌肤有些衰老。
    
  这实际上是我第一次来到北国。租住在北京海淀燕东园一幢民国时期修建的小楼第三层的房间里。燕东园在北大东门与清华西门之间,这里有一些被私人改造成旅馆的已经类似危房的独幢小楼,比如我住的那幢。我的床靠窗,如果是白天,从窗口望出去,有很多的天空在树枝的躯体之外。阳光很亮的时候,树枝的影子很薄,鸟飞过的时候,就像从窗户的玻璃上滑过去一样,鸟的身子仿佛比影子还轻。那时我就想,如果我能像一张纸一样折叠成一个飞机,我就也能在窗外的北风里滑翔,或许会飞得比鸟还逍遥,直到被树枝挂住,就像其他那些挂在树梢的风筝或者塑料袋那样,被树梢的枝干挽留。但是,我知道,我无法被折叠。
    
  楼下有一小片荒芜的林子,有一些篱笆,还居然有一些竹子。
  另外还有一个小小的户外运动场,有单杠,双杠,健骑机,还有一个秋千。我很空闲,成天都在发呆,中午的时候,如果太阳很好,我就喜欢坐在秋千上。几乎没人跟我抢秋千,因为即便中午,气温也在零下一度,大家都躲在暖气房子里,没人出来。
  
  我不怕冷,我总为没有雪而失望。北京乃至整个华北的冬天寒冷却不湿润,空气中缺乏水分,以至于无法形成雪花,这种干燥的寒冷,使我几乎彻底放弃了一度有过的长期居住在北京的想法。
  没有雪的寒冷比不寒冷更让人惆怅。雪就是冬季的精灵,从失去到失去,从拒绝到拒绝,它的缺席使整个北京黯然失色。幸亏还有冰。一天清晨,我经过一片草坪,发现喷过水的草坪里,很多草叶上都凝固着透明的冰体。而未名湖的水面则早已经结了很厚的冰层,我踩着冰面,直接横穿了那湖。
  清华里的荷花池也足以当天然滑冰场了。我不会滑冰,但喜欢观看。我看到很多笑容在比我更年轻的脸上流连。我知道,所有的笑容迟早都会枯萎,但我祝福所有的欢颜都多驻留一些时间。我还知道,即便枯萎也可以成为一种标本,如同脚下那些枯萎的荷花的茎干,它们就凝固在湖面冰层里,成为巨大冰面的一部分,相比于一些永不流血的伤口,相比于一些永不流淌的液体,它们是幸福的。
  
  北方的夜幕总是很早就降了下来,往往只要六点,天就全黑了,窗外除了干瘦的树梢,还有风,我看不见风,但听得见风的呼啸,那是真正的呼啸,只有北国才有的声音。这些全新的东西,令我兴奋,然而,却不能让我有归属感。
  在北京的夜幕里,我第一次实现了一个成年人的手淫。没什么钱,又是孑然一人,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孤独可想而知。有一个深夜,我突然很想发泄,于是试探着用手解决,那是第一次,我很笨,像一个处男。我从十九岁起就拥有了秦盈,因此一直没有真正自慰的必要,何况内心深处总觉得手淫是龌龊的,于是,以前,尽管也不是没用手触摸过自己的那个器官,可是,每当有一点快感时,我就会命令自己停止。而这次,在首都,在天寒地冻无比冷漠的首都,在终于不再有人爱我的寂静里,我怜惜地疼爱着自己。当快感开始漫起时,我先是习惯性地命令自己停止,但另一个声音同时在说:我不停,我不停,哪怕以后的路就是火坑,我也要往里跳,谁也别想拦我,包括我自己。
  
  (荣耀大地 第8章完)
  


标签: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沙发!
  • 霜冷铁衣寒 
  • 2008-10-24 18:15
  • 38
  • 1405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