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大地14:虚荣的我被女教师抛弃

论坛:江湖谈琴作者:雷立刚发表时间:2008-10-28 15:45
  
  荣耀大地

  
  14
      
  其实,在今天往回看,我发觉,能够拥有王昭,不能说与黎小曼全无关系。首先,黎小曼增加了我的自信,因此我才敢于追王昭,必须承认,经历了那么长时间的孤寂,我已经不擅长和女性打交道,幸亏黎小曼的出现,修补了我与妓女之外的女人进行正常交往的能力。
  其次,由于和黎小曼的相处,我提高了穿衣着装的品位。黎小曼是一个很懂得打扮的人,对我的穿戴往往稍微提点建议,便使我这个人焕然一新。而且,为了和黎小曼在一起时不显得过于配不上她,我也买了一些好点的衣服给自己,自从炒股以来,我已经很多年没买新衣裳了。
    此外,在和黎小曼之间怪异的恋情临近终结时,虽然她确实什么也没流露,但我已经多少有一种将被她抛弃的预感,在一起呆过的人,彼此的第六感是很灵的。完全是为了挽留这段情,我买了一辆小汽车。虽然,仅仅是一辆0.8排量的福莱尔。
    
  经历了恐艾症的袭击和长期贫穷的折磨,我承认,我已经变得很世俗,深深知道了金钱的重要。我将出版《曼陀罗》的那三万元稿酬紧紧攥在手心里,仿佛攥得出汗。这是我的安生立命钱啊,谁也休想削减它。我没有安全感,我不能忍受看着它变薄,那种胆怯与小心,没有经历过贫穷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但是,为了让黎小曼不要轻易舍弃我,我竟然将牙一咬,决定买车。这的确有些疯狂。
  川师里有钱的教师尽管不少,但那多数是中老年教师。如今的高校教师之间贫富分化悬殊,做到教授,一个月5千是很容易的,如果是名教授或学术带头人,月入一万也寻常。可是,如果是青年教师尤其是这些工作不满三年的年轻人,则完全可以用“大学民工”来指代,要房没房,要车没车。
  而我,当时虽然实质上依然是穷困的,但表面上看却似乎不错:拥有一套房子,虽然是按揭,可我住到川师后,将原先自己那房子出租,以租金对付月供,刚好可以抵消。这就比绝大多数青年教师们强了。而如果,我能再有一辆车子,那就达到了“有车有房”的境界了,将就此成为川师本批新进教师里的佼佼者,或许可以大大增加我在黎小曼心里的地位。
  这,就是我打算买车的可怜的原因。
  今天,我写着这些文字,仿佛在淡淡地目睹着消逝岁月里那另一个我。我那时的很多行为,都十分可笑。然而我却无法躲闪,那毕竟就是曾经的真实的我,我不能违心地将他美化。
  
  当时的成都,最便宜的车是江南奥托,卖价29980元,加上购置税和牌照费等杂七杂八的开支,得3万5左右。然而,我只有区区三万,买不起哪怕最便宜的车。怎么办?我翻阅报纸,看到了一家中介在做汽车抵押贷款业务,凡买新车,可用所购汽车作为抵押物,从银行获得正规的贷款。我通过这种方法,贷款买了辆福莱尔。当时这车卖3万5,我付1万5,贷2万,这2万分三年还清,每月还600元。买车是在2004年2月,直到2007年2月,才终于还完贷款,那辆已经变旧的福莱尔,才终于在完全意义上属于我。
    
  可悲啊,我这漫长的捉襟见肘的生活!即便是在川师当教师的头三年半里,依然存不下丝毫积蓄。每月收入1千5每个月真,还汽车按揭就得交出去600,租房子300,偶尔我自己的房子出租不畅还得垫钱还房贷,正能使用的伙食费加交际费加娱乐费无非500元,简直还比不上一般的学生的月生活费。
  而我却是那么的虚荣,宁可悄悄地节衣缩食,也要按揭买辆汽车;我又是如此地贪慕女色,不仅很少为父母买什么,甚至很少以父母为出发点而为自己买什么,却为了一个对我冷漠的女人能高看我几眼,便购买对于上班很近的我来说根本意义不大的汽车,以及顺带购买了36个月的债务。然而,买了这汽车,我却并没能挽回什么。若干年后我终于明白,当一个女人已经试图离开你的时候,你就是用八十匹烈马,也将她的人拉不回来,何况仅仅靠一辆轻薄铁皮的小车。
    
  买车后的第一个晚上,我约了黎小曼出来。的确,是给了她一个惊喜。那时,她正在驾校学车,还处于刚学车的人对开车十分兴奋的阶段,我说教她练手,而后将车开到成都东面远郊一条尚未竣工的公路上,那里没车,便于新手练习。她开了一会儿,十分高兴,脸上荡漾着盈盈的光彩,我陡然心就动了,想要和她在车上做爱,可是,她冷冷地看我一眼,没有说什么,但又仿佛分明在说,你以为这样一辆汽车,就能让我心动么?
    
  黎小曼,我知道,你的心是高远的,就象其他许多漂亮而且家教良好的大学女教师那样,你们表面清高,实际心中现实无比;你们表面看重男人的才华,其实你们从来就更看重男人的钱包;你们表面贤淑贞洁,其实你们比妓女还淫荡;你们表面安于平淡,其实你们心比天高。在你的心中,至少要宝马,才配得上你,但是,我已经尽力,尽力的结果,也只能是一辆福莱尔。所以,你比我没买车的时候对我更冷淡,是不是以此证明你对汽车的淡漠?其实,你根本证明不了,你无非是证明了对低端车的淡漠。你常声称,不为五斗米折腰,但是,假如是五十斗米,五百斗米呢?你会折腰吗?
  只不过,我的全部,都还不足五斗米,所以我失去黎小曼,其实从一开始便是必然。
  但正是在这辆无法令黎小曼动心的车里,我得到了王昭。
  

标签: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 绿漪 
  • 2008-11-01 10:56
  • 31
  • 1611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