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大地16:谁比我疯狂,我敢卖房炒股!

论坛:江湖谈琴作者:雷立刚发表时间:2008-10-31 21:15
 
  16
  
  那是2004年初秋,我开车带着王昭出去郊游,去的是成都东面的龙泉湖,那是群山中的一个水库,人很稀少。天黑的时候,我把车开到湖边一块空地,见四下无人,就和她做爱了,她并不愿意,但显然不想让我不高兴,所以并没拒绝。过程中她没有喊疼,甚至没有一点声音,所以我完全没想到,她竟是处女。那么漂亮的女孩子,而且是传说中最开放的艺术系舞蹈专业,在与我的交往中又那么主动,所以这是我无论如何也有没想到的。
  就这样,其实我在有些稀里糊涂中,就轻易得到了王昭。如今,有时候我想,王昭,假如你让我非常困难才终于得到,我肯定会更珍惜许多,人性是恶劣的,永远不会在意太容易得到的一切。所以,尽管王昭那么美,我那么平凡,我和她的交往中,却一直是我占据上风。而王昭,在很长的时间里,她在心里一直神化和美化着我,非常注意维护我的形象,平时在校园及附近,如果和我一起走,她总是很谨慎地隔着大约两米的距离,而一旦到了无人的地方或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她则特别依恋我,总要紧紧挽着我的胳膊。
  
  然而,尽管如此,我却依然没有安全感。王昭太美,所以我不敢相信她毕业后进入社会还能看得上我。我一直认为,因为她那时还只是个学生,接触面窄,才把我当作了一个优秀的人,崇拜我,神圣化我,但我自己知道,我什么都不算,连小人物都算不上,等她不久后进入社会,无数比我有优势的男人,将象无数绿头苍蝇一样猛扑向她,把我和她隔离,我必将失去她,就如我当年必将失去秦盈那样。
  因此,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不准自己太动心。王昭那年才二十,而我已经接近三十,我已经在无意之中,进入一个输不起的年龄阶段了,我无法再承受一次类似于秦盈给予我的那种打击。
  
  但我内心其实又是很在意王昭的,所以我非常希望能够富裕起来,拥有起码的物质基础。但放眼望去,除了股市,作为平头百姓的我,几乎没有任何暴富的可能。于是,我无可奈何地依然只能把梦想寄托在股市上。
  2004年11月底,我在和讯论坛遇到一个熟悉的网友,他说,觉得最近道博股份走势很怪,想问问我的看法。我打开K线,立即感到此票有强庄正在进场,可能成为熊市里的一个旗帜,反复思考后,我决心跟庄。
  但此时,我的股票全部深套,何况市值已少,变现也没几个钱。怎么办呢?借钱,难,这年头最难的就是借钱,往往钱没借到,朋友之间的交情倒是伤了,何况物以类聚,我的朋友也都不富裕。贷款么,也不可能,因为我可供抵押的只有房子,而那房子本身就是按揭的,房产证还在银行手中,想靠它抵押贷款,姑且不说能否贷到,首先程序上就十分麻烦,股市上时机稍纵即逝,资金若很久才能到手,那这一轮道博股份的行情便连黄花菜都凉了。想来想去,唯一办法是卖房。当我刚有这个念头时,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这想法太疯狂了,简直匪夷所思。但是,一个念头一旦生出,它自己就会不断强化,最终,我下了决心,12月初在各个中介做了登记。
    
  2002年我在川大附近买房子的时候,并无投资的念头。无非那时恰巧有了点钱,而自己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心里的确有些惶恐,买了房子,多少能够安心。当时买价为2300元/平方,很巧的是,买后就立即遇到了全国房市大涨价,到04年12月我打算卖出时,川大周边的新房均价已过4000,二手房卖3500元/平方十分容易。但我是按揭房,买入者得先帮我向银行偿还贷款而后才能办理相关手续,程序上比较麻烦,导致一些买家犹豫,而我又非常急于尽快得到资金,所以我最后卖给的是中介机构,他们用现金收购二手房而后再倒卖,出价自然很低,并且见我急于出手,所以故意压价,而我也没怎么在乎,3000元/方成交,我的房子,实际只增值了5万元,但加上我首付的钱也就此回笼,除去还给银行的贷款,我一共回收到了10万元现金。
  房子毕竟不象股票可以那么迅速地兑现,我卖房资金到手,已是12月下旬,巧的是,道博股份正好由高位调了下来,12月20日,我以5.40的价格,10万元满仓买进了道博,并随后在和讯、闽发等论坛发帖,当时的市场其实非常低迷,行情难测,但还是有好几个坛友追随我买进,结果,我们成了那一波反弹的最大得利者,道博以“第六代互联网”为题材,被势力强大的私募基金相中,做了一波由5元直线上攻到10元的大反弹,堪称五年熊市中的经典案例之一,05年1月,我在9.5元之上全部卖出,赢利接近10万,此战一举奠定了我在一些我那时常去的证券论坛的隆盛声誉。
    
  此时的我,仅仅过了一个多月,便不期然地有了20万资金,不禁踌躇满志起来。而每每我到网上股票论坛去,到处可以遇到期盼我帮他们推荐股票的网友,并听到对我的奉承之言,还不时有人想邀请我共同组建私募,或成立股票操作工作室,我因本能地觉得风险很大,一概拒绝了,但太多的赞誉,的确使我渐渐我过分自大,很多次,在大势很不明朗的时候,完全是为了验证自己的分析,我便贸然满仓进行短线操作,而05年1月到6月,正是整个熊市最后的半年,熊市末期的杀伤力,实际上是最大的,市场极度萧条,到处流传着"远离毒品,远离股票"的言论,而我,办理了网上证券交易,足不出户成天操作,居然以不足20万且越来越少的资金,半年竟做了2000万元的交易量,以此推算,光是交给国家的印花税就达到了6万元,交给证券商的手续费也差不多4万,可谓居功甚伟.而我那20万资金,则不断缩水,最后竟泥牛入海般缩到了只有11万。其实,这已经全仗着我技术的确优秀,若是其他水平差的人像我这样频繁交易,怕是连1万也剩不下来了。
    
  这半年,我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几乎每天的满仓运做,随时可能赚1万也可能亏1万,整个人像一只发条橙,机械地关注着股市的每一个动态,而对身边的一切几乎完全忽略。在那样的时候,王昭居然都没有离开我,只是有一次,她突然对我说,老公,你帮帮我吧。
  帮什么呢?我很纳闷。
  原来,有个男同学一直在追王昭,对她很好,她生日那天,他买了上百根蜡烛,放在寝室楼底下摆了一颗心的图案。王昭被感动了,她很怕自己真的会爱上那个男孩子,所以希望我帮助她,也就是对她好点,多关注她一点,这样她的心,就可以依然留在我身上。她说,“我好怕自己会不爱你啊。”
    
  我听了,黯然,已是5月下旬,王昭生日在五一,而五一前后,我亏了3万多元,心情极度动荡,竟然将王昭生日都忘记了。其实,我忘记的何止她的生日,还有我自己的生日,我父母的生日,我的工作,我的文学,几乎也都全部忽略了。
  我猛然惊醒,梦里不知身是客,仿如从外星球回到了人间。终于结束了那接近疯狂的沉迷于网上炒股的半年生涯,当真是醉生梦死的生涯啊,不过喝的不是酒,更不是其他迷药,而是股票。
 
标签: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阅!
  • 梁山伯 
  • 2008-10-31 23:35
  • 80
  • 1162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