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尿记

论坛:江湖谈琴作者:老员外发表时间:2008-11-10 12:20
撒尿记


--------------------------------------------------------------------------------
其状如何?
体格庞大的将军。上好的图腾。恶势力的象征。野蛮粗俗地半挺着。象极了大权在握者。尚不是趾高气扬之时,故而略略弯曲,象保持着孔圣人倡导的通常的礼节。或者通常地说象一只香蕉啦,腊肠啦,秃树桠什么的,不过,也不能如此等闲视之,想必什么王市长,陈委员之流,虽看其身材五短,但他们的它见其当一如亲兄弟。何哉?它们这个下头老是会牢牢控制住上头,它们会参与到命运中来,是以万不可等闲视之。况且将军领着三千毛瑟精兵呐,象辫帅张么?
是的,精妙之喻。
当从形如马德堡半球的尖端冲出一股子水的弧线时,它象个什么?请简洁点。
象口若悬河者作精彩演讲,无论从神、气、色三方面皆可类比。
弧线击打马桶时,上头好象在想什么,那是什么?
据《冰鉴》上说,男子撒尿如撒黄豆者,有为官之象,上头此时反复想,认为此说有一定道理。尿尿的状态大致反映了一个人的精力情况,如撒豆,说明有气势,可以做官去。
上头见其如撒豆,又做何想?
扯蛋!下头居然决定了上头的命运。
下头本来一贯谦恭,为何又陡作张立状?
那是上头得意的缘故,这直接导致了尿水飞溅,结果是:果然湿了鞋。
上头何以得意?
因思维的扩张力和亲和力。它把不同事物的共同本质抽取出来,使其真面目得以显露和被认识。以其缓解了某些压抑和仇恨或者不满和不快。这一类上头,向来以如一个偈语里说的“你从东边来,我从西边走”的姿态从纷繁复杂的尘嚣中逃离,这类上头愿从逃离(形式上的或者事实上的)中得取快意。此而一例。
此上头有何压抑和仇恨,不满和不快?
精神上,此上头愿与千万人为敌。
肉体上,此上头仇恨一个挟款叛国的官宦,因为他掠夺了他的非凡的情爱所加的庸俗的美丽的女人。
此上头有点自命不凡和狭隘,不是么?
此上头从未有过要做圣人,要去拯救一切倒悬之事物的念头,也即此上头缺乏使命感,时代感,不具备共产主义人生观和世界观。此上头如今唯有一念:救自己。
下头在整个过程中,是否有过一些感觉?
这是第多少次?还可以多少次?每一次有何不同?这里面包含了什么变化?熵?是的,一切变化都逃不掉的宿命。说不定最后一次会很狼狈的。拉在裤子了。随同身躯一起变凉。也好,让下头在那个时刻添些儿滑稽的意趣,让孝子孝孙们来清理吧,老子可以走了。当然孝子孝孙还得制造培养,可是目前连个正常的炉都未有。最后一次之后会怎样,在另一种炉里变成烟灰,当然那也是燃烧。你所看所知世界之事物在形式上总会有许多相同事件发生,再现。也就是说,那些烟灰会撒在地里,再进入粮食,化为重新的下头,如此反复直至宇宙收缩凝固静止为无。上头常好吟什么,昨日之我什么什么,今日之我什么什么。真是悲哀之至,此刹那我还是我,彼刹那我在何处?
上头仿佛在笑,不知是为何?
它为下头的离奇想象和思绪所牵动,它开口说:此下头乃天下从未有过的下头,象极李耳。好一个思想家,人家都把你看错了,只当你是个猛张飞呐。
结束时,上头命令左手干了什么?
北京人在周口店逐得猎物后该干什么?削皮。科威特人在美国人的扶助下赶走了伊拉克人之后该干什么?清场。前者是一种个人习惯,马得堡半球在其他情形下的事体,如下头所言会有再现。但这仅为形式上。相当于祭奠神时一种仪式里的一个细小行为。后者通常是通过左右摆动来完成,与前者的前后行为同时。整个行为为时3秒钟。
下头好象又有感受?
也许吧?它比较没有礼貌,象个野蛮人。在欧洲的文字里,它是魔鬼。也许它有些怀念地狱里的时光,但这的确只发生了一秒钟。
有些儿撒谎吧?
是的。上头的命令。
是不是上头有所想有所思而又故意刁难下头?
下头:它已习惯这样。它现在正沉浸于往事里。
上头:我什么都可以忘记,唯独不会忘记你的面庞。哼。啊。阿波罗所追逐的灵魂的再生,抑或玻尔赛芙妮的幽怨灵肉的重临。当在这尘世中独自呼吸时,你的身姿摇醒的岁月在这个瞬间挤破了我。岁月空荡,温馨莫大,我如何承受啊,你是魔鬼和巫婆所养的!
下头被记忆的碎片击中后,其状如何?
悬壁梁,它快要以30°(与法线夹角)的姿态支撑一个盛大的欲望。这也是每个清晨苏醒时的式样。天地间最灵性的什物,比起为世冷漠者,残酷者,变态者本身强过亿万倍。因为它会被情所激,即使那仅仅来自一场虚无缥缈的春梦。

标签: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qie
  • 老员外 
  • 2008-11-11 17:47
  • 19
  • 1152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