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死人啊

论坛:江湖谈琴作者:王威1发表时间:2008-11-19 18:24
《性爱国学课》后记

写完了这本书,花了四年的时间。
  四年的时间里头,对很多人来说,可以完成很多事情,  可是对我来说,却似乎只能用来完成一本书。认识到这点,实在是一件扫兴的事情。
  是怎样的四年呢,交往过三个女朋友,去过深圳、上海、北京、广州、南京,都去过了,都过去了。人生有时候太长了,又有时候,实在是太短了,太匆忙了。
  古人说:着书都为稻梁谋,这当然是很自嘲的话,认真的写一本书,值多少钱呢,不过是8000册的起印数,随便在那个地方上个班,都不只这个数。
  古人还说,天行有常,立身有本。是啊,写这本书的意义在那里呢,价值在那里,我也不是很看的出来,确实这本书在创作的过程中,得到很多编辑读者的鼓励,认为颠覆了他们对中国性文化想象,比如孔孟对性的开明态度,比如中国古人对同性恋的莫大宽容,又比如封建礼教毒害更多的是男子而非女子,等等等。
  这些过去的事情,纸面上的事情,云烟一样的历史,对今天的人来说,还很重要么。现代社会,有多少人会因为别人看法改变自己的态度呢?更不用说是那么遥远的古人的思想了。
  然而还是坚持下来,有时候中夜危坐,写到筋疲力尽的时候,常常会问自己,还写么,写下去。那时候就觉得自己在坐无尽的黑牢,又觉得是在穿越一条永不见光明的隧道,真是悲哀啊。这个感觉,不是认真写字的人,谁能体会,谁能分享呢?
  是这样一路跌跌撞撞的写来,终于可以好好的给自己放个假了,好好睡一个好觉,终于可以摆脱几千万字的资料,照理,类似这样的一本书写完,要开列上一张征引书目的,可是开不了了,再没有精力,因为这本书不是征引一两百书的问题,而是一两千本书的问题,我才三十三岁,就已经有了白头发了,真是悲哀啊。
  只是,我还得说,我是幸运的,生逢盛世,一方面呢,前行者的种种努力我可以轻巧的窃取了,著名学者李零在1988年翻译荷兰学者高罗佩的《秘戏图考》一书时候,所遇到的种种苦楚,我都可以从容掠过。比如他曾经想对照一下清代黄色小说《肉蒲团》第三回的原文,跑了好多次北大图书馆,还要被人再三再四的“提审”,而我呢,则用百度和谷歌搜索一下,当即搞定。实在不行,办一张借书证,现在的图书馆已经很开通了。
  另一方面呢,随着改革开放这激烈震荡三十年,中国人什么都见识过,全球化带来结果就是全球的思想资源可以即时的交流分享,旧有的本土资源也不再被有色的眼睛打量来打量去,孔家店都能有模有样的重兴了,因此笔者可以从容的征引这些资料,还得以出版,我想,这点自由,是我出生之前的那一代有志于研究中国性文化史的学者所不能想象的吧。
  所以,我还能抱怨什么呢?太不应该了。
  不管怎么说,谢谢读者花了那么多时间,陪我走了这么长的一段路,阅读了一本并不能提高你们赚钱能力图书,但是也许能提高你们的性生活质量吧。
  最后,还是感谢一些网络上陌不相识的朋友们精神和物质上支持,没有他们的鼓励,这流离动荡的四年,我甚至可能一事无成。
  你们爱我的心,正如我爱你们的心,是一样的,无二致的。


2008年11月18日星期三
标签: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赞!
  • 先张 
  • 2008-11-20 13:16
  • 0
  • 1292
  • 0/0
  •   吹牛
  • 胡联网 
  • 2008-11-19 22:40
  • 125
  • 1714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