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08

论坛:江湖兵器作者:胖子胖发表时间:2009-01-05 04:44
先卖个关子,猜猜这是什么?




2008年,自大雪里来,自大雪里去。

一月,从小就是我很喜欢的月份,因为生日在这月过。

08年在我30零N岁的最后一天,忽然决定送自己一个特殊的生日礼物 --- 滑雪去。

从没滑过雪,Google了两个小时,打电话预约了教练,带上最基本的装备,就出发了。开了两个多小时,接近滑雪场的时候,发现大雪封路,打印出来的路线不行,必须改道。等到穿戴齐整,站在滑雪道上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了。滑了两个小时,再开回家,已过午夜。

这以后,我也大都是晚上去滑雪,人少。

有一晚天气特别的好,没有风,只有小小的雪花,和着缠绵的音乐,人异乎寻常的少。当一首熟悉的老歌响起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这一天是情人节。此时,手机铃声响起,我停在半山腰,掏出电话。

滑雪的感觉真好,但是今年冬天还在犹豫要不要再去,一个人去滑雪,真的是太孤单了。

二月, 大雪夜发生一件意外。

凌晨我从睡梦中惊醒,是门铃在响。正犹豫间,有人急促地敲门,接着转为砸门。我腾的从床上跳起来,穿上衣服,冲到厨房,选了一把最坚韧的刀。砸门声消失了。那人跑到了后院,开始用钝器猛砸我的推拉式玻璃门 。我冲进最里面的卧室,用身体背顶着门,一手持刀,一手拨手机,同时听到厅里玻璃破碎的声音。可能是从来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我们这里911的效率真够可以,等电话打完,砸门声已经消失了,警察15分钟后才到,自前后两门同时包抄而来。玻璃是双层的,里面一层完好。外面一层砸碎了,我用手一碰,整扇门稀里哗啦地落下来。碎片一地都是,到了早上却都埋在了新雪里,了无痕迹。

如何弄清楚事件的原委,说来话长,简单来讲就是,醉鬼认错了门,是个偶然事件。

事情发生后的当天,我立刻买了一把大砍刀和一个大号手电筒。我还在网上搜索了关于枪支的法令,得知没有绿卡的外国人不准有枪。可是,如果我真的有枪,而那人真的砸碎了两层玻璃冲进来,难道我会冲他开枪么?我不会。

这件事情发生得很突然,我忘记得也很快,无论当时还是后来,都没害怕过,倒是反而觉得有点儿庆幸拥有这么一次经历。我觉得自己遇上紧急情况,还算沉着冷静。

只是从那天起,我的床头柜下面,一直放着手电和砍刀。萝卜又在我的车门内槽,帮我放置了一把很凶的弹簧刀。



[微软图片库图片改画。半创作作品。猫,手机,刀,手电,可都是自家的。事发之后两日画的,画好后立刻扫描了,寄给萝卜。]


三月份,搬家。

从公司西边15英里的一个小镇,搬到公司东边15英里的另一个小镇。倒不是为了二月份发生的意外,而主要是为了离机场近一点,可以节省点儿时间和油费。

搬家,习以为常的事了,每次都是靠两人四只手,没想到这次却特别的辛苦。三月下旬了,忽然天降大雪,气温奇冷。租的UHaul还比以往每次都大,好好地考验了一下萝卜的驾驶技术。

搬到新家后的当日,大雪一夜不止。第二夜,却放晴,一轮满月照进卧室来,如梦如幻。

搬完家几天后,再次下大雪,没有靴子出不去门。清晨,我在尚未收拾的凌乱纸箱中翻找雪靴,眼看要迟到了,快要绝望的时候,看到了我的Asolo登山靴,萝卜给我买这双靴子的时候,定然想不到我会穿它来上下班。



[搬完家的当夜,猫在卧室窗台上看雪景。摄影师:萝卜花。]


三四月,回国公干。在油菜花开的季节,顺道江南游。

来过四次苏州,这次终于得游剑池虎丘,得闻寒山寺夜半的钟声。苏州和苏州人给我的感觉都很朴素,可能是我的苏州同事都很朴素的缘故。苏州好像没有传说中那样多产美女,至少我在街头所见不多。

杭州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美丽而妖娆。一进市区,就觉得美女如云,红灯的时候,就没完没了地有人来往车窗夹缝上塞女大学生会所的图片,比拉斯韦加斯街头散发的传单数量还要多。夜宿西湖边一家古色古香的小酒店,清晨的时候,临湖品尝清明前的龙井和精致的杭州小点心。



[在虎丘,几个年纪很轻的舞蹈演员在排练后演出前,靠在庙堂的门外小憩,其中的一个女孩在帮另一个戴耳环。]


五六月,又回国公干。

这次偷偷回了趟北京。怀着景仰的心情,绕着中国大剧院走了一圈,又夜观了鸟巢,水立方的外景。

回北京最苦恼的事,一个人没法分成八半,去会亲朋老友。见了一面还不够,三个死党又专程从北京跟到宁波来看我。一起过了周末,送他们上飞机的时候,一个死党抹着眼泪儿说时间太短。我跟她说,能和大家在一起,整整一个周末,我真的很满足。在外漂流久了,不再象以前那么向往相聚。生活不能有太多的奢望,得到一点点,就会觉得很满足。

七月,老母亲来美小住。为了不让母亲转机,开车八个小时去接。

夏天过得很充实,带着母亲往各处去玩儿。在底特律去了福特博物馆,纽约看望了长辈,巴尔第摩看了海豚表演,大西洋城逛了大街没赌钱,安纳波利斯参观了海军学院,DC看了国庆游行和焰火,宾州长木公园旧地重游,弗吉尼亚海边的沙滩,母亲像孩子一样兴奋,说终于淌到了大西洋的水。

母亲临走前一个星期,为一句不经意的话和我置气。我没有象通常情况下那样相让,母亲为此生了几天的气,临上飞机前一天,才跟我和缓下来。

送母亲送到机舱门,母亲掉了眼泪,说谢谢我。后来再通电话,有两三次,母亲都提到这个快乐的夏天,说着说着,就说想我,然后就哽咽了。



[和母亲一起出门的时候,在机场拍的。走过长长的机场通道,一抬头,看到这幅画面。我迅速掏出相机,掐了一张。几秒钟后,夕阳不再。]


九月初,终于完成了去大峡谷的心愿。

第一次真正的backpacking,装备优良,却经验不足。第一天从South Rim下去,一路上贪恋风景驻足过久,东西背多了,背包位置调整得不对。下到谷底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

萝卜强行把我背包里的很多东西搬到他那儿。接下来几个小时向上的急行军,很多次我都觉得到了极限,但人的体力原来是可以不断挑战的。天黑了,靠头灯照亮,一边听着瀑布的声音,一边看到林中红色的什么东西的眼睛。

终于到达露营地印第安花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半了。在城市里,夜生活可能还没开始,可是在野外,宿营的人大多数已经进入梦乡了。

萝卜一路上领着我走,到了营地支好帐篷,终于趴窝了。不光是负重过多,更糟糕的是在谷底吃东西把牙硌伤了,一路疼的要命。我点炉子烧水,照顾萝卜的牙,每动一次手臂,每挪动一下腿,都那么艰苦,除了咬牙挺着,别无它法。躺下就着了,睡得很香。山谷里温暖干燥。

半夜醒了,好象刚刚活转过来的那种感觉,但是睁开眼睛,我就知道,自己的体力已经至少恢复了六七成。起夜,一出帐篷,惊呆了,那满天的星斗,连同婆娑的树影,山影,让我怀疑自己身在童话世界。回到帐篷里时,斗争了一会儿,真想把萝卜叫起来一起出去看星星。他睡得正香,我终于不忍心把他弄醒,我自己也还是很累,很快也沉沉睡去了。

清晨,在邻居们收拾帐篷的嘈杂声中醒来,两个人都发现自己的体力就那么神奇的恢复了。于是生火做饭,打点行装,上路。



[大峡谷。摄影师:萝卜花。]


十月末,过鬼节了,忽然决定做点吃的作为节日礼物带给萝卜。从网上搜索了食谱,做成了漂亮的小南瓜豆沙米糕。萝卜果然很高兴,并表现出足够的惊讶,让我很有成就感。

接着,就做了碗糕,蛋塔,咖喱饺,麻球,等等等,每一个新作品出来的时候,往往都能把自己先吓一小跳。

岁末的这两三个月,我的学厨热情与日俱增,家里新添了很多设备, 而十一月和十二月的厨房开销,跟平素相比,也大幅上涨。



[一笼上屉待蒸的巧克力双色馒头。]


圣诞节来临的时候,去了温暖的南方,访问了两座南卡的历史名城 --- 萨瓦纳和查尔斯顿。凡与战争相关的历史,自然是血腥的,就不提了。

电影阿甘的很多场景,就是在萨瓦纳拍的。阿甘向路人诉说故事的长椅,是临时添加的道具,现在存在博物馆里了,长椅背后的那个小广场,我们在那里驻足良久。街上飘着迷人的桂花香。萨瓦纳的白天很阳光,然而夜幕降临的时候,如果你听了足够多的关于这座城市的传说的话,就不会感受不到她的鬼气森森。

与萨瓦纳不同,查尔斯顿的白天晚上都是明朗的。我非常偏爱这座小城。我们下午在市场里流连各种别致的项链和南方特有的艺术品,傍晚在海边看彩虹和落日,到了晚上,继续在小街上随意溜达。市中心的街道都很窄,不少是石头铺成的。房子多数不算大,但是精致。但凡有一个小院儿的,都有考究的园艺。临街的窗户,外面大都摆满了鲜花。因为是圣诞节,家家户户全都不拉窗帘,室内装饰典雅,灯火通明。经过酒店的厨房窗外,看到忙碌的厨师和架子上的烧鹅,不由得不叫人口水滴答。



[查尔斯顿。摄影师:萝卜花。]


忙碌的一年。一直东奔西走。在公路上行程两万五千英里,在空中飞行两倍于公路上的里程。飞机晚点,高速上堵车,都是家常便饭,还好,我从父亲那里继承来足够的耐心来应付这些。很多时候,在路上,就等同于在期待。我喜欢在路上的感觉。

一个人,静静地迎来2008年,又是一个人,静静地送走2008年。2009的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我的梅花虾饺也做好了。当虾饺出笼的那一瞬,对着它们的美丽,我惊诧了。

新年到来,谨以一盘梅花虾饺,献给兵器的各位,祝大家快乐健康,心想事成。


梅花虾饺的原创是文学城的妙斋食坊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你牛
  • 胖子胖 
  • 2009-01-06 21:49
  • 0
  • 607
  • 0/0
  •   大锅
  • 浪迹天涯 
  • 2009-01-06 02:16
  • 311
  • 846
  • 0/0
  •   不行
  • short1 
  • 2009-01-06 08:19
  • 160
  • 693
  • 0/0
  •   嘿嘿
  • 何永贵 
  • 2009-01-06 02:30
  • 0
  • 603
  • 0/0
  •   是的
  • 浪迹天涯 
  • 2009-01-06 01:24
  • 151
  • 717
  • 0/0
  •   同意
  • 胡塑1 
  • 2009-01-06 01:37
  • 105
  • 719
  • 0/0
  •   服了
  • timmy 
  • 2009-01-05 15:56
  • 27
  • 678
  • 0/0
  •   Good
  • 泥哥儿 
  • 2009-01-05 11:25
  • 45
  • 784
  • 0/0
  •   超赞
  • 萝卜炖猪 
  • 2009-01-05 07:22
  • 30
  • 859
  • 0/0
  •   黑黑
  • 咸鱼 
  • 2009-01-05 13:14
  • 33
  • 660
  • 0/0
  •   后来
  • fruit 
  • 2009-01-05 11:50
  • 135
  • 854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