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的厝

论坛:江湖色作者:丹珞发表时间:2003-05-23 18:06



旧文旧片。
contax G2,T400 CN

阮的厝

事实证明,有个性情相近,兴趣相仿的同伴一起出游是件极妙的事情,要不是贞观想去逛那条旅游文化市场,我们将错过一个极闲致的下午。那时我们正沿着涂门街懒散地晃荡着,打算溜达着去清净寺,不过一不小心走了右道,又被引领着走进了一座老院落。老房子檐下挂着块“古厝茶坊”的匾,门口还站着位亭亭的小姐。刚走近,还没开口呢,小姐一扬手,哗啦啦响成一片,“欢迎光临,请问二位要喝点什么?”原来她手里的正是那俗称“酒水单”,洋名唤作“曼妞”的东东,不过这两件马甲似乎都不合穿,她手里那物件可是一竹简,咱们老祖宗用来写《春秋》的。我被这阵势吓了一跳,还真没见过这样的茶馆呢,一“曼妞”都长这样了,那里面得什么样啊?

当下就开始探头探脑,希冀能偷窥到点内幕什么的,可是门口那照壁不知趣地把我的阴暗心理无情驳回。暗的不行,那就明的好了,我的好拍档贞观已经开口问小姐可不可以先进去瞅瞅再决定喝不喝茶。小姐踌躇之间,巧的很,老板出来了,很热情,直说欢迎参观,于是我们就登堂入室了,还白赚了位“导游小姐”。绕过照壁,就是一天井,象寻常人家一样支了个架子,上面攀着一些叫不上名字的藤类植物,又有几盆花花草草安安静静地生长着。要不是天井还有两边回廊里置放的那些桌椅,我真会以为这是一户无欲无求的人家。说起桌椅,倒也别致的紧,陶制的瓮为桌,竹制的椅。天井里还有一大石头,掏了个洞,养着几尾金鱼,上面加一方玻璃,就成石桌了。“里面还有呢。”小姐提点道。好,跟了她进了堂屋,只见一屡阳光从明瓦里射进来,悠悠地在墙上打出个亮斑。心里噔一下,我就要傻在那了,又想起小时候在外公家的日子了。外公家的老屋也有这样的明瓦,我也常搬个小竹椅,傻乎乎地对着那有时在地上,有时在墙上的亮斑发呆。两边的厢房也被改成了喝茶的包间,风格又略有不同,有点象日式的了,要脱鞋盘腿的。再往里走,居然还有一小院子,也三三两两地放着桌椅,可是感觉却不如前面的好了,可能是因为没有那攀着植物的藤架的缘故吧。

参观完毕,当下就决定要坐下叹下世界。挑了那养着金鱼的石桌坐下,各自要了杯东西,慢慢享用。日头还高,没什么茶客,院落里极其清净,偶尔听得几声古里古怪的手机铃声,却也无妨心境。贞观走去上洗手间却乐呵呵地回来了,说是去找娘子没找着,遇上相公了。听的我云里雾里的,原来厝里是雅致到绝不肯用“男厕”“女厕”这样粗俗的字眼的,干脆仿了洋鬼子的“Man”“Woman”,来了个“相公”和“娘子”。呵呵,倒是有几分情趣。而贞观这丫头看“娘子”长期被某小姐霸占,瞅瞅旁边的没人,干脆进了“相公”。听完,我操起相机就去参观“相公”和“娘子”,不过最后还是没好意思摁快门,怕吓着刚出恭完毕的小姐。于是接着回去喝我的茶,看小金鱼在玻璃板下吐泡泡。

一会儿,又给贞观发现厝里另一个宝贝——一只八哥,通体为黑色,脑袋那有一撮绿毛,两只小眼睛鬼的很,滴溜溜的乱转。“刚才那些怪声就是它发的。”贞观指的是那些古怪的铃声。果真,一会儿八哥又给表演了一段不知从哪学来的声音。乐得我哈哈大笑。一开心就忍不住要顽皮,于是也吹开了口哨。小家伙蹦到它能去到离我最近的地方,歪着脑袋煞有介事地听着,听完,摆个蒲士也给我来了段口哨。我们俩个就你一段我一段地对上口哨了。我给小家伙学布谷鸟的叫声,这个它可能没听过,脑袋歪的更一本正经了。听完,小家伙却不理我了,自己在笼子里蹦来蹦去的。无趣,继续跟贞观闲聊,那家伙却突然来了句,“喂!”接着哈哈大笑。有些愕然,没想到它还会笑呢,我们也哈哈大笑,被这只可爱的八哥给逗的。晚上重访古厝,又去看我的小朋友,它居然认得我了,一见我走近,就跳了过来。我又拿布谷鸟的叫声去逗它,没想到这次它居然用布谷鸟声回应了。小家伙倒是真聪明,晚上在厝里讲古的老人告诉我说,如果叫它的名字,它会应你一句“干什么?”呵呵,几乎因了它想养一只八哥了。

一个泉州的下午就这样悄悄地在晒太阳、喝茶、逗鸟中走过我们。日子愉快地让我想起去年那许多个在布达拉宫脚下闲耗的时光。如果不是因了贞观要走右道,那我们就会错过植物的天井、吐泡泡的金鱼、吹口哨的八哥,也许细微,但已足以让我在若干年后想起曾有那样一个下午时嘴角露出笑容了。故,丹珞曰,二人同行,必有右道,其乐也溶溶,何乐不为?

附:
阮的厝:泉州市涂门街关帝庙后城44号


标签: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有趣
  • 兰子 
  • 2003-05-23 20:07
  • 67
  • 364
  • 0/0
  •  
  • 丹珞 
  • 2003-05-23 20:01
  • 56
  • 698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