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河曲

论坛:江湖色作者:胡同里的胡同发表时间:2004-11-03 10:34



路线一:北京-朔州-偏关-平鲁-河曲-保德-府谷-大同-北京
路线二:北京-朔州-偏关-平鲁-河曲-保德-府谷-大同-浑源-蔚县-北京

10月1日晚10点零4分乘坐由唐山开往朔州的4433次列车,从北京站出发,目的地朔州,早上7:40达到。第二天早晨大约七点的时候,大家一定要手持相机做好准备.因为经过神头的时候会有灰常壮观的景象出现.无数根粗细高低不等的烟囱疯狂的吐着浓烟.胶卷一定要放在最好拿的地方,因为按动三十六下快门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可算是旅途前的热身运动了.
山西的风景就是烟囱,山西的空气夹杂着煤灰的味道,山西的男人尤其爱抽烟,听说山西的女人最幸福,嫁了就不用再工作了.
下火车很快就感到刺骨的寒冷,山西的气温比北京要低个五六度,山西的风也是硬朗的,10月初便已经有了初冬的感觉,晚上的气温更是达到零下二度.
一出火车站就很快进入状态,入乡随俗,在一处垃圾堆成的广场前拥有我们的第一顿早餐.油条\豆腐脑\豆浆,就着冷风,沾着煤渣,不是一般的香啊.以后的四个早晨我们都以同样的方式解决了早餐问题.不是因为便宜,而是在山西在这样一个早晨吃上一根油条喝上一碗豆浆,再吸上一口冷空气(夹杂的煤灰味道),眺望一下远方(从烟囱中冒出的废气),这一切无疑为一顿良好早餐提供了更充分的理由。
我们挤在一个不足半平方米的三轮摩的里到了一个菜市场,这里除了男人就是驴子。三五个男人排成排在墙角撒尿,而钛刀又企图在驴子身上寻找所谓的“龙眼”。朔州人民很朴实,我们把孩子拍哭了,孩子的母亲边抱起孩子还边冲我们不好意思的憨笑。一顿“噼里啪啦”之后,又来到了朔州的“南关”旧城。
朔州,历史悠久,矿藏丰富,人均公共绿地更居山西第一(刚GOOGLE得知的,不过看到的真的只有黄土和煤堆),但由于我们第一眼、第二眼、第三眼所触及到的情景,让我和安欣一直怀疑这儿究竟是一个省辖地级市?不过这也不怪,作为摄影人,我们更应该义不容辞的冲到最偏僻最落后最闭塞的地方进行"人文关怀":(((
午饭后我们包车来到平鲁,不记得为啥要到平鲁了,反正没啥太大看头,在城里前后逛了不到一小时,在车站等车等了两小时,直到五点半才坐上了开往偏关的长途客车。第一天晚上,我们要了一个80元的五人套间。这一天由于辗转几个地方,昂贵的交通费使我们的经费严重超支,我们决定在以后的几天里一定严格控制在每人每天50元上下。在后来的几天里,省钱讨价还价成了我们最大的两个"乐趣"之一,另一个"乐趣"当然是谋杀胶卷了.

10月3日,偏关,下午两点在汽车站乘长途客车抵达河曲。
偏关在山西偏关县属忻州,与宁武、雁门合称三关。东接平鲁,西抵黄河老牛湾。这次的路线完全是钛刀和刘老师商量出来的,参考了马老师的经验和照片,我是上了火车才知道我们的第一站是朔州,途经的这几个县在山西的西北边,一路沿着黄河。
山西的醋是远近出名,由于山西的水土和气候特征,这里基本以杂粮为主,所以醋也就成了饭桌上的必备调味品。早晨我们尝试了一下偏关独特的食物--酸粥。酸粥是把米放入特制的酸汤内浸泡而成,盛上一碗酸粥,在表面缀入几颗奄制过的卷心菜,据说还能生津解渴,看着父老乡亲吃得滋滋有味,我们忍不住也要上一碗,老板娘边给我们盛饭边笑西西的说:你们外地人吃不惯的。果然一人一小筷子后便再无人问津。上午一直在城内溜达。沿着城一直往东来到一片玉米地,远处的水泥场还是高低错落着N根烟囱,近处有一座有年头的发电场,门上依稀看到早期的红色标语"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工厂内的一切尚在运转,工厂的上空以及附近的居民房早就在乌烟瘴气中混为一谈。
两个多小时的车乘终于抵达河曲。一路上看到了黄土高原和滚滚黄河,黄河水比我想象的清澈得多。
河曲的主道两旁新楼林立,马路也修得格外宽敞,政府还在黄河渡口专门修建了一个滨河广场,我们赶到广场的时候正好是日落十分,金黄的阳光照射在黄河上气势更显气势磅礴。在城里还保留着旧城。
晚上我们吃了一条黄河鲤鱼。也终于找到一个80元的三人间,洗了一个热水澡,拼床而睡。
在山西的六天,我们被五百八十六次的当作是记者,六百七十四次的问起是不是卖照相机的,苦笑不得啊啊啊啊...

10月4日,河曲--保德--府谷(陕西)
在河曲分头行动的路中,我竟然又遇到了一个变态狂,NND,真倒胃口。这种事情我碰上两次,没想到事隔十来年,我竟然面对这种状况还是不晓得应该如何处理,只是用对讲机叫太刀他们赶快回来。我好象忘了在河曲都干了些啥,只记得大家都很饿,而且总是很快就感到饥饿,但是为了省钱又只能控制住吃肉的欲望。真是难为刘老师了,后来不管拍照还是问路都奋不顾身的冲向屠宰店。
走在河曲的旧城,总让我想起去年出差去呼市的情景。我很容易把两座城市弄混,比如哈尔滨和沈阳,成都和长沙,模糊了它们的差别而更在意它们的相似之处,总觉得自己非常不清醒的穿梭于时空隧道之中,混淆白天黑夜,混淆这里那里。
去保德是在我们到河曲听当地人介绍之后临时决定的,中午匆忙搭上前往保德的汽车,没等开多远,我们就都呼呼睡去。醒过来的时候,窗外已是另一幅景象。天色转眼间青黄不接。车的右侧时而是峭壁时而是遄留直下的黄河,河对岸是一座巨型发电厂,在模糊而昏暗的空气中突然出现,就仿佛是科幻大片中的神秘城堡。这一切让我们大为吃惊,感叹之余便是疯狂的操作起相机。其实此时河对岸已经不是山西了,它属陕西榆林市,是府谷县城,在路上还能依稀看到对面山头的古城门和老城墙。一下车我们很快就明确目标要去河对面看个究竟。五块钱包了一辆面包车不到十分钟就过河了,总觉得像是偷渡。
古城坐落在府谷县的一座小山坡上,攀登到古城的最里处,也便是府谷的最高处,不论是府谷县城还是黄河以及河对岸的保德都可以尽收眼底。我和安欣带着小女孩"人妖"在寻找钛刀的半山腰上发现一个古宅,古宅前有一棵张牙舞爪的树,门紧紧的锁着,门槛前还用一座石墩拦着,透过门缝看到院子里一片凌乱和荒漠.我们站在门前呼叫钛刀,对讲机也不灵了,左喊右等也没半点动静,我走神想起<贞子>,突然感觉到背后门里有什么动静,转身就被钛刀的一声惨叫吓得掉了魂.

10月5日 下午三点在府谷火车站坐火车,晚上九点抵达大同
我觉得这次旅行更像一次"生存者"游戏,,,,一路上我一直体味着这个游戏的规则.虽然在离开北京前我已做好充分的吃苦的准备,但我还是四个人里表现最差的,惭愧
山西不愧为煤都,到这四天,我彻头彻尾的成了一个煤球,如果在我身上好好捣chi一下,不定还能撮成一坨藕煤,燃烧好几个时辰.今天我们又被无数次的问起是不是卖照相机的,刘老师被问的最多,显然他已经开始不耐烦了,而且牙疼也使他更加上火.安心和我都有一点点想回北京了,或者好歹也让我吃上一餐肯德基吧.只有太刀,还是干劲十足.以致于后来我一看他拿起相机我就恶心得要吐.我是有点拍不动了
中午我们又回到保德,打算乘12点的汽车去神池.可恶的是由于国庆期间去神池的汽车涨价到35元一人,这对于我们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放弃,再一次返回府谷,改坐火车.神池是开往大同的列车的中途站,我终于忍不住了,我打算一个人乘火车到大同,看完云岗石窟就直接回北京.安心也动摇了,在我们俩的鼓动下,刘老师和太刀也决定一起去往大同,然后再分开我回北京他们去应县木塔再从蔚县回北京.就这样,我们一路晃晃荡荡来到大同.六个小时的路程,还好有"跑得快"一路陪我们度过,看来出门在外,四个人一起还能解决旅途劳累,鼓舞一哈斗志,振奋一哈精神哈.

10月6日,大同,下午三点回家
早晨我最先起,等不了他们,就自己出发了。说起大同,城里人一定都去过吧,我就不一一介绍了.不过我的运气不错,我们在前一天夜里迷迷登登的找到一个40块还很干净的双人间,是空军的招待所.后来才发现,一出招待所就有直接开往石窟的大巴,票价只需5块,回来的时候我又幸运的碰上了小巴,两块。
因为大同到北京有京大高速公路,340公里,所以到达北京大概只需4个小时.每天从大同新南站开往北京八王坟汽车站的大巴有六趟,从中午12点到下午四点,基本每隔半到一个小时就会有一趟。由于是豪华型的沃尔沃,普通座位需要92块,还包括1块钱的保险费。由于车票紧张,我只买到三点的票,逛完石窟我又返回城里,逛了华严寺还如愿的吃了肯德基。
坐上大巴就给钛刀和刘老师发了一条短信,还小样一般炫耀着刚吃了肯德基,刘老师回过来的短信是:我们正在浑源,看到一处非常牛X的壁画....
晚上九点终于回到北京,,,
标签: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嘿嘿嘿
  • 胡同里的胡同 
  • 2004-11-03 23:29
  • 15
  • 446
  • 0/0
  •   哈哈哈
  • 胡同里的胡同 
  • 2004-11-03 23:25
  • 146
  • 489
  • 0/0
  •   是啊
  • 胡同里的胡同 
  • 2004-11-03 15:55
  • 60
  • 446
  • 0/0
  •   恩!:)
  • 胡同里的胡同 
  • 2004-11-03 23:27
  • 0
  • 388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