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也是瞎写)

论坛:江湖兵器作者:alemon发表时间:2010-06-03 15:46
摊开那只大公鸡,看一看,四川很大,不是吗?不论从南到北,还是从东到西,坐火车也要坐上一年半载,哦不,一天半宿。有的人如果说我夸张,你可以从攀枝花坐火车到成都试一试,要是碰上那种老绿皮,坐得你是头重脚轻腿发麻。当然,我既不是攀枝花人,也不是成都人。我从来没有从攀枝花坐到成都过,但是我能想象,不是吗?
 
最早看见火车是在一种火柴盒上,那时候,我小,发音不清,但是念“火车”俩字的时候,却相当标准。估计是源于,我对“火车”的“火”字有着天然的直觉。因为,像我这种田野里长大的野小孩儿,对柴火的认识那是与生俱来的。至于为什么只要烧火,那个黑长匣子就能跑呢?到现在我也没有想明白。去年有一次去南苑看麋鹿,麋鹿苑有一个世界灭绝动物的多米诺骨牌……这话怎么这么拗口?是麋鹿苑为世界灭绝动物竖了一座座墓碑,设计成多米诺骨牌般形象。每一张牌上都写着一种动物的名字,对应的是世界上那些先进发明的诞生日期。很不幸,蒸汽机发明那年杜杜鸟灭绝,直到电力动能火车出现,其间已是尸横遍野。这个世界上的事物,它们也能有着这样的联系,不是吗?
 
第一次坐火车,那当然是去上学了,从老家到学校,其实也犯不上非要坐火车。可是我从小就装怪,怎么能错过这样的机会。和我最好的同学一起坐火车到成都。她是一个美女,但自然,也很泼辣。当然,我也不丑,我们俩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并不构成陪衬关系。美女同学给我买火车票,不要钱;美女同学在火车上买了一大堆零食,仍然不要钱。我们四川女娃娃在对待金钱上,是非常爽快的,这话你别不相信。但是,在小时候,这样的花费真的算是一次大手笔了。但她坚决不要我给钱,因为,我是第一次坐火车,而她已经坐过好多次了。一个坐过很多次火车的小女生为一个第一次坐火车的她的同学买单,这是一种古典主义的慷慨。从此,不论我们相隔多远,不论我们有多久未见面,我对她的情感,都如同亲生姐妹。我们翻过一座山,越过一条江,掠过眼前的满目都是锦绣河山。如今,回乡,满目疮痍,别话。
 
 
第一次坐火车去最远的地方,自然是从成都到北京。我记得教古典文学那位白发苍苍的老头儿激情昂扬的唱着“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完了接着就是,“我的同学们呐,如果有一天你们乘火车路过秦岭,一定要从小站下来歇息片刻,面对青山,高歌一曲。”可是车过秦岭,我却无心看风景,因为心中全是对一个男人的思念。秦岭的隧洞一个接一个,它把本来就长的路程,再分隔成一段又一段。我们的爱啊,道阻且长。
 
最近一次坐火车,已经是多年未坐过火车。冬天,南下,长途旅游。 整个车厢都弥漫了一个小伙子的脚臭味儿和此起彼伏的方便面调料味儿。我上铺是一个丫头片子,她是做茶叶生意的,早熟的身材和谈吐一点也不像18岁。一开始上来就问我们家是住北京哪环,随着北京不断往外扩大,好奇的外地人在问北京人的时候已经不满足于你究竟是不是北京人或者究竟是不是在北京,而是定点提问:你家住北京几环?火车啊火车,载不动压在人们心中这巨大现实的愁。
   
     关于火车,我有一火车的字想写,不过现在写出来,又觉得没什么意思。不是吗?

 
(不要歧视陌生ID哦,你们大家还是会鼓励一下滴是吧(*^__^*) 嘻嘻……)
 
标签: 火车 添加标签

0 / 0

alemon于2010-06-03 15:51编辑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 会长胖 
  • 2010-06-06 01:21
  • 99
  • 377
  • 0/0
  •   好看
  • 问个事儿 
  • 2010-06-03 17:50
  • 21
  • 421
  • 0/0
  •   顶。
  • s因素 
  • 2010-06-03 16:48
  • 0
  • 455
  • 0/0
  •   顶!
  • 萝卜炖猪 
  • 2010-06-03 16:24
  • 42
  • 475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