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大地6:熊市感悟食指诗<还是干脆忘掉她>

论坛:江湖谈琴作者:雷立刚发表时间:2008-10-23 22:27


 
  荣耀大地  
      
  6
    
  以前我是怯懦的,所以尽管我写了那么海量的关于秦盈的文字,却在所有相关文字中都一直隐藏了一个不愿暴露的真相,我不想正视我的自私与阴暗。这个真相,其实只和秦盈有关。  
  如果有一天,秦盈,你偶然看到这部小说,我想请你回忆起我们离婚之前在一起最后的一夜,那一夜远不像我以往所有小说里描述的那样温暖和宽容。不是的,那一夜我们之前充满暴力。我们互相撕打,而后,我突然暴怒,像发狂一样掐你的脖子。其实,那时我一点也没有疯,我冷静极了,我只不过想装做疯子,来让你害怕,让你不敢与一个将疯之人争夺房产。因为在那个下午,你已经主动向我暗示,如果分手,你想要房子。
    
  你果然害怕了,以为我真要杀你,在凌晨三点,逃离了我们的家。后来,你就一直住在朋友家里,在我离开咱们家之前,你没有再单独踏回过房门一步。你怎么就那么傻,难道你不知道,即便我真的疯了,我也永远不会真的伤害你。如果有来生,我做了一只老虎,与你相遇,请你也务必相信,只要我能认出你,我就依然不会伤害你,哪怕一根毫毛,哪怕我很饥饿。
    
  也正是因此,所以尽管我规划得那么好,可一旦真和你签署离婚协议,我几乎考虑都没考虑,就接受了你的提议:你筹四万元给我,家具随我挑走,房子给你。早知如此,我又何必扮什么疯子吓你?直到今天之前,我都一直想问你,如果你不是因为怕我疯了伤害你,你会离开我吗?或者,你会多陪我走一程吗?我曾经一直想知道,我的装疯,是否是彻底结束我们缘分的最后一根稻草。可是,我一直没问你,是因为我怕自己装疯果真是导致失去你的一大原因,更怕是最主要原因,如果那样,我该如何悔恨。而今天,我已经不想问了。因为我明白了,我们即使没分开,也不一定就比现在更幸福。
    
  关于离婚的最后一点印象,是对秦盈心思慎密的钦佩,她不愧也是学法律出身,步步为营,一板一眼,沉着冷静,直到终于在房屋产权交易所更改了产权证上的名字,才终于把那四万元给我。我之所以愿意接受秦盈的4万提议,原因其实是复杂的,其中之一是总相信自己炒股的实力,我非常自信地认为,只要这四万到手,我几个月就能炒成8万,如此,则我既无损失,而秦盈又可有赚,可谓双赢。然而,慎密的秦盈直到房产正式更名才把资金给我,宝贵的时间白白的流失了,当我终于用报纸扎住了轻薄的四万,第一时间冲进证券交易所时,正好是赶上股市高塔的最顶端。
  那一天,2001年7月2日,新股“交大昂立”上市,就是生产昂立口服液的那家上海公司。当时,根据经验,我感觉多数股票风险已高,新股或许是唯一的机会了,于是满仓杀了进去,以35.20元/股的价格,买了1200股,不仅耗用了这还没捂热的4万元,还搭进了一点点积攒起来的菲薄稿费。那天很有意思,交大昂立的最高价居然就是我的买价,事实上,它不仅是当天的最高价,也是直到现在这只股票历史上的最高价,按大陆股市的规则,买了当天是不能卖出的,所以,当天交大昂立就跌到31元,我这用婚姻和房产换来的4万元,转眼就损失了5000,我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半分也动弹不得,像一个溺水的人,麻木,痴呆,甚至有一种下坠的快感。
  第二天,可以卖了,但一来跌了很多,二来似乎会有反弹,三来我忙于离婚未尽事宜——搬家,第四,这诡异的股市,让我突然累得什么也不想动了,我再也不想每天追涨杀跌做短线了,想想昂立口服液似乎也很有名,既然巴非特可以把可口可乐喝那么久,我干吗不可以把昂立口服液也喝个几年?那时我不知道华尔街著名的谚语,“当市场最狂热的短线客也厌倦了短线改做长线时,就意味熊市来临——做长线也将亏损了。”事过多年我在想,如果那时我知道这名言,我就能规避这次风险吗?
  恐怕依然不能。有些疼痛,是必须亲历的,有些经验,必须用血和泪才能换来。我们99%的人都是凡人,都不知道即将来临的下跌,是最严酷的一次漫长熊市,而我,也就喝了史上最昂贵的昂立口服液,05年7月,它跌到了4元/股,我那4万元只剩5千,亏损了85%。
    
  这一次,彻底将我击溃。不仅是亏钱,关键是手头完全没了流动资金。因为不可能预料到那只股票会从35跌到4元去,所以在整个过程之中我不可能舍得卖出,于是,没了现金的我,比民工还穷。2001年7月,我搬离原来的家之后,就在母校四川大学南门外郭家桥片区租了个套间中的单间,每月350元,得跟房东共用厕所厨房,连网络也不通,我要上网,只能去网吧。
  毕业已经5年,我和刚毕业的人又回到了一个起跑线上,甚至还不如应届生,因为他们至少还有朝气。母校早已物在人非,朋友难寻,孤独以及对秦盈既爱又恨的思念吞噬着我,除了写文章,我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就在那段时间,我写了大量网络文字,让我得到了网上的一点点声名,那时的我,因为在现实世界里实在太失败了,于是成天在网络上与人吵架,言语刻薄透骨,不伤人誓不罢休。如今我非常后悔,因为那时我确实用恶毒的语言伤害过一些人,网络是流动的,有些人可能早已很少上网,有些人则早已离开了原来的论坛,但不管你们是否能看到,我恳求你们原谅的心是真挚的。
  还有秦盈,在这里我最后一次提到你,而后你将永不出现在我这部小说中。依然是食指的一首诗歌,让我和你做最后的一个终结——
  
  还是干脆忘掉她吧,
    乞丐寻不到人间的温存,
    我清楚地看到未来,
    漂泊才是命运的女神。
    
    眼泪可是最贴心的爱人,
    就象露珠亲吻着花唇,
    苦涩里流露着浸泌的甘美,
    甘美寻不到一屑俗尘。
    
    幻想可是最迷人的爱人,
    就象没有站稳脚跟的初春,
    一手扶着摇曳的垂柳,
    一手招回南去的雁群。
    
    缪斯可是最迷人的爱人,
    就象展翅飞起的鸽群,
    迟缓地消失在我的蓝天里,
    只留下鸽铃那袅袅的余音。
    
    眼泪幻想啊终将竭尽,
    缪斯也将眠于荒坟。
    是等爱人抛弃我呢?
    还是我也抛弃爱人?
    
    于是干脆忘掉他吧,
    乞丐寻不到人间的温存。
    我清楚地看到未来,
    漂泊才是命运的女神。
  
  (第6章完)
标签: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当你
  • 口味虾 
  • 2008-10-24 16:00
  • 75
  • 1622
  • 0/0
  •   看过
  • 窗前流水枕边书 
  • 2008-10-24 00:51
  • 11
  • 1521
  • 0/0
  •   沙发!!
  • 明月轻烟 
  • 2008-10-24 00:05
  • 0
  • 1250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