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最难驾驭的曲子之一

论坛:寻音觅影作者:文思不动发表时间:2011-08-04 11:53
卡拉斯的那个大师班讲课,我曾经硬着头皮从头至尾听过三四遍。虽然我不懂歌剧,但也能从中了解到这个咏叹调的难度!你说卡拉斯平时说话声好听我倒是没觉得,:o) 不过确实非常有特点,给人印象非常深,也可以说是一种魅力吧。有魅力的东西不一定都好听。

歌词我今天特意请教了组里的一位德国同事,英文的翻译简单‚Der Hölle Rache‘直译成‘the vengeance of Hell'(也就是"地狱的复仇")就行了,英语里有这个词组和用法。

Edda Moser实在太完美了,将夜后那种愤怒、威严和绝情表现得最为淋漓尽致。那段被卡拉斯称为最难驾驭的triplets passage,Moser处理得也非常的出色。光就这段triplets而言,我听过的唱得最好的是韩国的周淑美,不过她声线纤细了一些,天使了一些,唱夜后这样的恶婆并非最佳。
标签: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哈哈
  • 微笑的细风拂过脸庞 
  • 2011-08-02 15:15
  • 31
  • 1346
  • 0/0
  •   哈哈
  • 文思不动 
  • 2011-08-02 23:34
  • 72
  • 1302
  • 0/0
  •   听了
  • zihuatanejo 
  • 2011-08-05 09:31
  • 146
  • 931
  • 0/0
  •   同意
  • 文思不动 
  • 2011-08-06 00:32
  • 446
  • 981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