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大地13:我和川师一女教师的偷情

论坛:江湖谈琴作者:雷立刚发表时间:2008-10-28 00:06
  荣耀大地
  
  13
    
  那次悲凉的嫖妓经历过后不久,长期缺乏桃花运的我,女人缘突然好了起来。
  我相信完全只靠运气,我竟然摘到了川师一个下属二级学院女教师中最美的一朵鲜花。她,就是黎小曼。
  我与黎小曼的相识、熟悉进而同床共寝,其实十分平凡,但在平凡中似乎又透着荒诞。其中的过程都是平常到乏味的:每年新进大学的所有教师都要岗前培训,我们在岗培时正好座位挨着座位。临别时互相留了电话号码。然而,过了一周多,我终于鼓足勇气打过去,她的那个号却已变成空号。我只知道她叫黎小曼,是某二级学院的新进数学教师,其他的,就什么也不知晓了。放下电话,我心里有些空空的,以为她从此便消失了。
    
  2003年10月底,我从老校区租住的房子搬到了川师新校区的青年教师公寓居住,黎小曼居然和我住在筒子楼的同一层,于是我们再次相遇了。
  那之后的每天早上,快上课时,我都在楼上俯瞰公寓楼下的动静,逐渐统计出,黎小曼几乎每天上午第一二节都有课。我其实一周内惟有星期二上午才有课,但我装作同样每天大清早都有课的样子,夹着讲义,拿着水杯,在楼上窗户前,一看到黎小曼从楼梯间走出来,立即飞奔下楼,加速趋近。接近黎小曼背影的时候,我稍微放缓步伐,让心跳慢下来,然后打招呼:“黎老师,你也这时候去上课啊?”
  “是啊,我们教《高等数学》的,最烦了,每个系都开这课,连文科都开,教师又少,课特别多,哪里像在教大学,简直比中学教师还累……”
  “女教师教《高等数学》的真罕见,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会想到学数学?你们教研组人数那么少……我们《大学语文》也是公共课,不过教师多些,但我们每周还是要上十二节。”
  “呵呵,我喜欢数学,所以就学了它,现在又只好教它……我们要上十六节,天,简直疯了,忙得要死,可忙完了又无聊得要死,这新校区太偏僻了。”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由于每天早上几乎都一同走到教学区去,渐渐就熟了。我知道了她有个长期在外出差的男朋友,感情很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
  因为实在都太无聊,周围的教师,要么有家有口,要么互相不熟,我和她,在熟悉起来之后,便不仅早上一起去上课,还时常一起度过课余的空闲时光。偶尔会聊起她的男友,在一家外企搞销售,负责深圳片区,一年中有三分之二的时间不在成都,而且一出差,往往就是整月整月的。
  “你爱你男友吗?”我问黎小曼。
  “爱”,黎小曼说,“我曾经想他想得哭,我以前也有过男朋友,但从来没有这样……”
  就这么东拉西扯,多数时候有一句没一句的。我和黎小曼像两条小河,平缓地各自流动着,真的没想到突然会交汇在一起。
    
  我不太明白黎小曼为什么会接受我。但我记得,第一次和她偷情之后,我陪她走了一段路,经过一个电话亭时,她买了张100元的电话卡,说,男朋友的手机没充费,她远程帮他充上。有几次,我都想买点什么给她,但她都异常坚决地拒绝了。她什么都不想要,于是我明白,她想把和我的关系,定位在最简单的生理需要层面,简单到连物资也不能掺杂。很多时候,我们什么也不说,便开始做了。过程中,她的脸与平时的秀美端庄非常不同,皱着,有时会兴奋得有些变形。
    
  做爱的过程里,我们偶尔也交谈,但既像是在说真话,又像是在背台词一样,说起一些戏剧中常听到的话来,如果生活是演戏,那么不妨演得都更投入一点,因为那样会增加乐趣。
  “你是坏人,想要人家,要完了就想溜之大吉。”黎小曼说。
  “是的”,我说。
  “不准”,她说。
  就像是预设的对白,我们彼此心照不宣,知道这对白的话,多数是假的,少数是真的,但是,究竟几成是真,几成是假,我们却都不太清楚。而这不清楚的地方,恰是这游戏迷人之处。我只是没想到,一个多月后,这游戏会突然噶然而止,完全没有预兆地,黎小曼突然不再理睬我。
    
  我几次打电话给黎小曼,她都掐了。半个月后,我却很意外地收到黎小曼发来的一条短信:“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是快乐的,我以前说的话,在当时都是真的,只是现在,我要把对你的喜欢渐渐收回,这样对我们每个人都好,不是吗?”
  我回了条短信:随便你,无所谓。
  一男一女,当他们结束肉体关系的时候,假如他们确定曾有过爱情,那么,他们是幸福的;假如他们确定从未有过爱情,那么,依然是幸福的;惟独是在分手时回头一看,却怎么也看不清是否喜欢并被喜欢过,那多少会有些辛酸。
  又过了大约半个月,我心里很迷茫,想问问黎小曼到底爱过我没有,于是再次拨了她的电话,当时,已经是成都的深冬,我站在风里。风很大,我刚想说话,一股冷风猛灌进来,像一个冻僵的拳头直接塞进我喉咙里,令我窒息,以至于说不出话来,于是我挂了电话。
    
  此后,我没再联系过黎小曼。但我的心,再次沉入了谷底。恰在这时,王昭出现了,我想,王昭一定是上苍赐予我此生最宝贵的礼品,否则,我怎么可能拥有她。她是那么的美好,几乎完美无暇。只不过,我最后终于还是把这完美的一切亲自撕碎了,同时撕碎的,还有我的心。
    
标签: 添加标签

0 / 0

发表回复
 
  • 标题
  • 作者
  • 时间
  • 长度
  • 点击
  • 评价
  •   板凳
  • 明月轻烟 
  • 2008-10-28 01:13
  • 0
  • 1318
  • 0/0
  •   老雷
  • 大弦 
  • 2008-10-28 17:38
  • 28
  • 1445
  • 0/0
  •   同意
  • 四喜小丸子 
  • 2008-10-28 14:03
  • 37
  • 1682
  • 0/0
  •   王威
  • 老面 
  • 2008-10-28 11:24
  • 82
  • 1422
  • 0/0

京ICP备14028770号-1